刘保

孝顺皇帝讳保,安帝之子也。母李氏,为阎皇后所害。永宁元年,立为皇太子。延光三年,安帝乳母王圣﹑大长秋江京﹑中常侍樊丰谮太子乳母王男﹑厨监邴吉,杀之,太子数为叹息。王圣等惧有后祸,遂与丰﹑京共构陷太子,太子坐废为济阴王。明年三月,安帝崩,北乡侯立,济阴王以废黜,不得上殿亲临梓宫,悲号不食,内外群僚莫不哀之。及北乡侯薨,车骑将军阎显及江京,与中常侍刘安﹑陈达等白太后,秘不发丧,而更征立诸国王子,乃闭宫门,屯兵自守。

十一月丁巳,京师及郡国十六地震。是夜,中黄门孙程等十九人共斩江京﹑刘安﹑陈达等,迎济阴王于德阳殿西钟下,即皇帝位,年十一。近臣尚书以下,从辇到南宫,登云台,召百官。尚书令刘光等奏言:“孝安皇帝圣德明茂,早弃天下。陛下正统,当奉宗庙,而奸臣交构,遂令陛下龙潜蕃国,群僚远近莫不失望。天命有常,北乡不永,汉德盛明,福祚孔章。近臣建策,左右扶翼,内外同心,稽合神明。陛下践祚,奉遵鸿绪,为郊庙主,承续祖宗无穷之烈,上当天心,下猒民望。而即位仓卒,典章多缺,请条案礼仪,分别具奏。”制曰:“可。”乃召公卿百僚,使虎贲、羽林士屯南、北宫诸门。阎显兄弟闻帝立,率兵入北宫,尚书郭镇与交锋刃,遂斩显弟韂尉景。戊午,遣使者入省,夺得玺绶,乃幸嘉德殿,遣侍御史持节收阎显及其弟城门校尉耀、执金吾晏,并下狱诛。己未,开门,罢屯兵。壬戌,诏司隶校尉:“惟阎显、江京近亲当伏辜诛,其余务崇宽贷。”壬申,谒高庙。癸酉,谒光武庙。

乙亥,诏益州刺史罢子午道,通曪斜路。己卯,葬少帝以诸王礼。司空刘授免。赐公卿以下钱谷各有差。十二月甲申,以少府河南陶敦为司空。令郡国守相视事未满岁者,一切得举孝廉吏。癸卯,尚书奏请下有司,收还延光三年九月丁酉以皇太子为济阴王诏书。奏可。京师大疫。辛亥,诏公卿、郡守、国相,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一人。尚书令以下从辇幸南宫者,皆增秩赐布各有差。

永建元年春正月甲寅,诏曰:“先帝圣德,享祚未永,早弃鸿烈。奸慝缘闲,人庶怨讟,上干和气,疫疠为灾。朕奉承大业,未能宁济。盖至理之本,稽私德惠,荡涤宿恶,与人更始,其大赦天下。赐男子爵,人二级,为父后、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民欲自占者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贞妇帛,人三匹。坐法当徙,勿徙;亡徒当传,勿传。宗室以罪绝,皆复属籍。其与阎显、江京等交通者,悉勿考。勉修厥职,以康我民。”辛未,皇太后阎氏崩。辛巳,太傅冯石、太尉刘熹、司徒李合免。

二月甲申,葬安思皇后。丙戌,太常桓焉为太傅;大鸿胪朱宠为太尉,参录尚书事;长乐少府九江朱伥为司徒。赐百官随辇宿韂及拜除者布各有差。陇西钟羌叛,护羌校尉马贤讨破之。

夏五月丁丑,诏幽、并、凉州刺史,使各实二千石以下至黄绶,年老劣弱不任军事者,上名。严敕障塞,缮设屯备,立秋之后,简习戎马。

六月己亥,封济南王错子显为济南王。秋七月庚午,韂尉来历为车骑将军。

八月,鲜卑寇代郡,代郡太守李超战殁。

九月辛亥,初令三公、尚书入奏事。

冬十月辛巳,诏减死罪以下徙边;其亡命赎,各有差。丁亥,司空陶敦免。鲜卑犯边。庚寅,遣黎阳营兵出屯中山北界。告幽州刺史,其令缘边郡增置步兵,列屯塞下。调五营弩师,郡举五人,令教习战射。壬寅,廷尉张皓为司空。甲辰,诏以疫疠水潦,令人半输今年田租;伤害什四以上,勿收责;不满者,以实除之。

十二月辛巳,赐王、主、贵人、公卿以下布各有差。

二年春正月戊申,乐安王鸿来朝。丁卯,常山王章薨。

二月,鲜卑寇辽东、玄菟。甲辰,诏禀贷荆、豫、兖、冀四州流□贫人,所在安业之;疾病致医药。护乌桓校尉耿晔率南单于击鲜卑,破之。

三月,旱,遣使者录囚徒。疏勒国遣使奉献。

夏六月乙酉,追尊谥皇妣李氏为恭愍皇后,葬于恭北陵。西域长史班勇、敦煌太守张朗讨焉耆、尉儣、危须三国,破之;并遣子贡献。

秋七月甲戌朔,日有食之。壬午,太尉朱宠、司徒朱伥罢。庚子,太常刘光为太尉,录尚书事;光禄勋许敬为司徒。辛丑,下邳王成薨。

三年春正月丙子,京师地震,汉阳地陷裂。甲午,诏实核伤害者,赐年七岁以上钱,人二千;一家被害,郡县为收敛。乙未,诏勿收汉阳今年田租、口赋。

夏四月癸卯,遣光禄大夫案行汉阳及河内、魏郡、陈留、东郡,禀贷贫人。

六月,旱。遣使者录囚徒,理轻系。甲寅,济南王显薨。

秋七月丁酉,茂陵园寑醔,帝缟素避正殿。辛亥,使太常王龚持节告祠茂陵。

九月,鲜卑寇渔阳。

冬十二月己亥,太傅桓焉免。

是岁,车骑将军来历罢。

四年春正月丙寅,诏曰:“朕托王公之上,涉道日寡,政失厥中,阴阳气隔,寇盗肆暴,庶狱弥繁,忧悴永叹,疢如疾首。《诗》云:‘君子如祉,乱庶遄已。’三朝之会,朔旦立春,嘉与海内洗心自新。其赦天下。从甲寅赦令已来复秩属籍,三年正月已来还赎。其阎显、江京等知识婚姻禁锢,一原除之。务崇宽和,敬顺时令,遵典去苛,以称朕意。”丙子,帝加元服。赐王、主、贵人、公卿以下金帛各有差。赐男子爵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为父后、三老、孝悌、力田人二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帛,人一匹。

二月戊戌,诏以民入山凿石,发泄藏气,□有司检察所当禁绝,如建武、永平故事。

夏五月壬辰,诏曰:“海内颇有醔异,朝廷修政,太官减膳,珍玩不御。而桂阳太守文砻,不惟竭忠,宣畅本朝,而远献大珠,以求幸媚,今封以还之。”五州雨水。秋八月庚子,遣使实核死亡,收敛禀赐。丁巳,太尉刘光、司空张皓免。

九月,复安定、北地、上郡归旧土。癸酉,大鸿胪庞参为太尉,录尚书事。太常王龚为司空。

冬十一月庚辰,司徒许敬免。鲜卑寇朔方。

十二月乙卯,宗正刘崎为司徒。

是岁,分会稽为吴郡。拘弥国遣使贡献。

五年春正月,疏勒王遣侍子,及大宛、莎车王皆奉使贡献。

夏四月,京师旱。辛巳,诏郡国贫人被醔者,勿收责今年过更。京师及郡国十二蝗。

冬十月丙辰,诏郡国中都官死罪系囚皆减罪一等,诣北地、上郡、安定戍。

乙亥,定远侯班始坐杀其妻阴城公主,腰斩,同产皆弃市。

六年春二月庚午,河闲王开薨。

三月辛亥,复伊吾屯田,复置伊吾司马一人。

秋九月辛巳,缮起太学。护乌桓校尉耿晔遣兵击鲜卑,破之。丁酉,于阗王遣侍子贡献。

冬十一月辛亥,诏曰:“连年醔潦,冀部尤甚。比蠲除实伤,赡恤穷匮,而百姓犹有弃业,流亡不绝。疑郡县用心怠惰,恩泽不宣。《易》美‘损上益下’,《书》称‘安民则惠’。其令冀部勿收今年田租、刍稾。”

十二月,日南徼外叶调国、掸国遣使贡献。壬申,客星出牵牛。于阗王遣侍子诣阙贡献。

阳嘉元年春正月乙巳,立皇后梁氏。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爵过公乘,得移与子若同产、同产子,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著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二月,海贼曾旌等寇会稽,杀句章、鄞、鄮三县长,攻会稽东部都尉。诏缘海县各屯兵戍。丁巳,皇后谒高庙、光武庙,诏禀甘陵贫人,大小口各有差。京师旱。庚申,敕郡国二千石各祷名山岳渎,遣大夫、谒者诣嵩高、首阳山,并祠河、洛,请雨。戊辰,雩。以冀部比年水潦,民食不赡,诏案行禀贷,劝农功,赈乏绝。甲戌,诏曰:“政失厥和,阴阳隔并,冬鲜宿雪,春无澍雨。分祷祈请,靡神不禜。深恐在所慢违‘如在’之义,今遣侍中王辅等,持节分诣岱山、东海、荥阳、河、洛,尽心祈焉。”

三月,杨州六郡妖贼章河等寇四十九县,杀伤长吏。庚寅,帝临辟雍飨射,大赦天下,改元阳嘉。诏宗室绝属籍者,一切复籍;禀冀州尤贫民,勿收今年更、租、口赋。

夏五月戊寅,阜陵王恢薨。

秋七月,史官始作候风地动铜仪。丙辰,以太学新成,试明经下第者补弟子,增甲、乙科员各十人。除郡国耆儒九十人补郎、舍人。

九月,诏郡国中都官系囚皆减死一等,亡命者赎,各有差。鲜卑寇辽东。

冬十一月甲申,望都、蒲阴狼杀女子九十七人,诏赐狼所杀者钱,人三千。辛卯,初令郡国举孝廉,限年四十以上,诸生通章句,文吏能笺奏,乃得应选;其有茂才异行,若颜渊、子奇,不拘年齿。

十二月丁未,东平王敞薨。庚戌,复置玄菟郡屯田六部。闰月丁亥,令诸以诏除为郎,年四十以上课试如孝廉科者,得参廉选,岁举一人。戊子,客星出天苑。辛卯,诏曰:“闲者以来,吏政不勤,故醔咎屡臻,盗贼多有。退省所由,皆以选举不实,官非其人,是以天心未得,人情多怨。书歌股肱,诗刺三事。今刺史、二千石之选,归任三司。其简序先后,精核高下,岁月之次,文武之宜,务存厥衷。”庚子,恭陵百丈无灾。

是岁,起西苑,修饰宫殿。

二年春二月甲申,诏以吴郡、会稽饥荒,贷人种粮。

三月,使匈奴中郎将王稠率左骨都侯等击鲜卑,破之。辛酉,除京师耆儒年六十以上四十八人补郎、舍人及诸王国郎。

夏四月,复置陇西南部都尉官。

己亥,京师地震。五月庚子,诏曰:“朕以不德,统奉鸿业,无以奉顺乾坤,协序阴阳,醔眚屡见,咎征仍臻。地动之异,发自京师,矜矜祗畏,不知所裁。群公卿士将何以匡辅不逮,奉荅戒异?异不空设,必有所应,其各悉心直言厥咎,靡有所讳。”

戊午,司空王龚免。六月辛未,太常鲁国孔扶为司空。缗勒国献师子、封牛。丁丑,洛阳地陷。是月,旱。

秋七月己未,太尉庞参免。八月己巳,大鸿胪沛国施延为太尉。鲜卑寇代郡。

冬十月庚午,行礼辟雍,奏应钟,始复黄钟,作乐器随月律。

三年春二月己丑,诏以久旱,京师诸狱无轻重皆且勿考竟,须得澍雨。

三月庚戌,益州盗贼劫质令长,杀列侯。

夏四月丙寅,车师后部司马率后部王加特奴等掩击匈奴,大破之,获其季母。

五月戊戌,制诏曰:“昔我太宗,丕显之德,假于上下,俭以恤民,政致康乂。朕秉事不明,政失厥道,天地谴怒,大变仍见。春夏连旱,寇贼弥繁,元元被害,朕甚愍之。嘉与海内洗心更始。其大赦天下,自殊死以下谋反大逆诸犯不当得赦者,皆赦除之。赐民年八十以上米,人一斛,肉二十斤,酒五斗;九十以上加赐帛,人二匹,絮三斤。”

秋七月庚戌,钟羌寇陇西、汉阳。冬十月,护羌校尉马续击破之。

十一月壬寅,司徒刘崎、司空孔扶免。乙巳,大司农南郡黄尚为司徒,光禄勋河东王卓为司空。丙午,武都塞上屯羌及外羌攻破屯官,驱略人畜。

四年春二月丙子,初听中官得以养子为后,世袭封爵。自去冬旱,至于是月。

谒者马贤击钟羌,大破之。

夏四月甲子,太尉施延免。戊寅,执金吾梁商为大将军,前太尉庞参为太尉。

六月己未,梁王匡薨。秋七月己亥,济北王登薨。

闰月丁亥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乌桓寇云中。十一月,围度辽将军耿晔于兰池,发诸郡兵救之,乌桓退走。

十二月甲寅,京师地震。

永和元年春正月,夫余王来朝。乙卯,诏曰:“朕秉政不明,醔眚屡臻。典籍所忌,震食为重。今日变方远,地摇京师,咎征不虚,必有所应。群公百僚其各上封事,指陈得失,靡有所讳。”己巳,宗祀明堂,登灵台,改元永和,大赦天下。

秋七月,偃师蝗。

冬十月丁亥,承福殿火,帝避御云台。

十一月丙子,太尉庞参罢。

十二月,象林蛮夷叛。乙巳,以前司空王龚为太尉。

二年春正月,武陵蛮叛,围充县,又寇夷道。

二月,广汉属国都尉击破白马羌。武陵太守李进击叛蛮,破之。

三月辛亥,北海王翼薨。

乙卯,司空王卓薨。丁丑,光禄勋冯翊郭虔为司空。

夏四月丙申,京师地震。

五月,日南叛蛮攻郡府。

秋七月,九真、交址二郡兵反。

八月庚子,荧惑犯南斗。江夏盗贼杀邾长。

冬十月甲申,行幸长安,所过鳏、寡、孤、独、贫不能自存者赐粟,人五斛。庚子,幸未央宫,会三辅郡守、都尉及官属,劳赐作乐。十一月丙午,祠高庙。丁未,遂有事十一陵。丁卯,京师地震。十二月乙亥,至自长安。

三年春二月乙亥,京师及金城、陇西地震,二郡山岸崩,地陷。戊子,太白犯荧惑。

夏四月,九江贼蔡伯流寇郡界,及广陵,杀江都长。戊戌,遣光禄大夫案行金城、陇西,赐压死者年七岁以上钱,人二千;一家皆被害,为收敛之。除今年田租,尤甚者勿收口赋

闰月,蔡伯流等率觽诣徐州刺史应志降。己酉,京师地震。

五月,吴郡丞羊珍反,攻郡府,太守王衡破斩之。

六月辛丑,琅邪王遵薨。九真太守祝良、交址刺史张乔慰诱日南叛蛮,降之,岭外平。

秋七月丙戌,济北王多薨。

八月己未,司徒黄尚免。九月己酉,光禄勋长沙刘寿为司徒。丙戌,令大将军、三公各举故刺史、二千石及见令、长、郎、谒者、四府掾属刚毅武猛有谋谟任将帅者各二人,特进、卿、校尉各一人。

冬十月,烧当羌寇金城,护羌校尉马贤击破之,羌遂相招而叛。

十二月戊戌朔,日有食之。

四年春正月庚辰,中常侍张逵、蘧政、杨定等有罪诛,连及弘农太守张凤、安平相杨魭,下狱死。

三月乙亥,京师地震。

夏四月癸卯,护羌校尉马贤讨烧当羌,大破之。戊午,大赦天下。赐民爵及粟帛各有差。

五月戊辰,封故济北惠王寿子安为济北王。

秋八月,太原郡旱,民庶流□。癸丑,遣光禄大夫案行禀贷,除更赋。

冬十月戊午,校猎上林苑,历函谷关而还。十一月丙寅,幸广成苑。

五年春二月戊申,京师地震。

夏四月庚子,中山王弘薨。南匈奴左部句龙大人吾斯、车纽等叛,围美稷。

五月,度辽将军马续讨吾斯、车纽,破之,使匈奴中郎将陈龟迫杀南单于。己丑晦,日有食之。且冻羌寇三辅,杀令长。丁丑,令死罪以下及亡命赎,各有差。

九月,令扶风、汉阳筑陇道坞三百所,置屯兵。辛未,太尉王龚罢。且冻羌寇武都,烧陇关。壬午,太常桓焉为太尉。丁亥,徙西河郡居离石,上郡居夏阳,朔方居五原。句龙吾斯等东引乌桓,西收羌胡,寇上郡,立车纽为单于。冬十一月辛巳,遣使匈奴中郎将张耽击破之,车纽降。

六年春正月丙子,征西将军马贤与且冻羌战于射姑山,贤军败没,安定太守郭璜下狱死。

诏贷王、侯国租一岁。

闰月,巩唐羌寇陇西,遂及三辅。

二月丁巳,有星孛于营室。

三月,武威太守赵冲讨巩唐羌,破之。庚子,司空郭虔免。乙巳,河闲王政薨。丙午,太仆赵戒为司空。

夏五月庚子,齐王无忌薨。使匈奴中郎将张耽大破乌桓、羌胡于天山。巩唐羌寇北地。

秋七月甲午,诏假民有赀者户钱一千。

八月丙辰,大将军梁商薨;壬戌,河南尹梁冀为大将军。

九月,诸种羌寇武威。辛亥晦,日有食之。

冬十月癸丑,徙安定居扶风,北地居冯翊。

十一月庚子,以执金吾张乔行车骑将军事,将兵屯三辅。

汉安元年春正月癸巳,宗祀明堂,大赦天下,改元汉安。

二月丙辰,诏大将军、公、卿举贤良方正、能探赜索隐者各一人。

秋七月,始置承华廐。

八月,南匈奴左部大人句龙吾斯与薁鞬台耆等反叛。丁卯,遣侍中杜乔、光禄大夫周举、守光禄大夫郭遵、冯羡、栾巴、张纲、周栩、刘班等八人分行州郡,班宣风化,举实臧否。

九月庚寅,广陵盗贼张婴等寇郡县。

冬十月辛未,太尉桓焉、司徒刘寿免。甲戌,行车骑将军张乔罢。十一月壬午,司隶校尉赵峻为太尉,大司农胡广为司徒。癸卯,诏大将军、三公选武猛试用有效验任为将校者各一人。

是岁,广陵贼张婴等诣太守张纲降。

二年春二月丙辰,鄯善国遣使贡献。

夏四月庚戌,护羌校尉赵冲与汉阳太守张贡击烧何羌于参□,破之。

六月乙丑,荧惑犯镇星。丙寅,立南匈奴守义王兜楼储为南单于。

冬十月辛丑,令郡国中都官系囚殊死以下出缣赎,各有差;其不能入赎者,遣诣临羌县居作二岁。甲辰,减百官奉。丙午,禁沽酒,又贷王、侯国租一岁。

闰月,赵冲击烧当羌于河阳,破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