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遗保护的国际成就

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8日在香港表示,对于两国或多国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方建议可建立联合申报工作委员会,联合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时值6月1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正式实施以及中国第6个“文化遗产日”前夕,人们再次将目光聚焦于非遗保护。非遗保护这一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世界推广的重要理念,已经为我国广大民众所认可和接受。中国政府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缔约国,在国际层面切实履行《公约》,并积极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于2011年初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了批约后的第一份履约报告,维护并完善了我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的国际形象。

图片 1

“亚洲文化部长座谈会”8日在香港举行,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部长及高层官员出席,探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从理念到实践”。

在此,本报特约请文化部外联局国际处撰写了相关文章,对我国国际层面的履约工作进行准确、深入的解读,其中许多珍贵资料和信息属首次披露。

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 中国网 王锐

蔡武在致辞时说,中国政府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2005年,国家明确了“保护为主、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于6月1日正式施行;截至2011年,中央财政已累计投入14.99亿元人民币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前 言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0年6月2日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请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介绍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取得的进展和成果等方面情况,并答记者问。

至2011年,中国共有28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蔡武说,中国和亚洲国家均为文化底蕴深厚、文化资源丰富的国家,中国的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周边国家共享,如蒙古族长调民歌、史诗《玛纳斯》、木卡姆艺术等。中国和亚洲各国彼此间深化和加强文化交流与合作的基础深厚。

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在未曾间断的五千年文明进程中,所创造的数量众多、类型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中华民族的精神依托和身份象征,而且是整个人类文化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了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精华,是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资源。保护好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张扬民族文化魅力、存续民族文化身份、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丰富人民文化生活的历史使命,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自强不息的唯一选择,是维护人类文化的多样性、构建丰富多彩的和谐世界的重要途径。

发布会上,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就各国间“抢申”遗产的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共同拥有的项目,在一个国家申报之后,其他国家还可以单独申报。

“对于两国或多国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方建议可建立联合申报工作委员会,加强合作,联合申报,共同保护,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延续和传承。”他指,两国或多国可联合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优秀实践名册项目”。

中国政府历来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紧跟国际形势,全力支持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的战略,积极参与国际行动。自2001年起开展申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工作,我国在国际非遗保护领域一直是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和积极参与者,而不是简单的执行者。我们全程参与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谈判及其实施细则的制定过程。2004年8月28日,在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务会第十一次会上,我国批准加入《公约》。同年12月2日,时任我国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张学忠大使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交存了批准书。2006年4月20日,《公约》正式对中国生效。时至今日,我们在国际非遗保护领域一直致力于树立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贡献了我们的智慧,提供了支持,践行了承诺,在国际舞台上有力地宣传了中华悠久的历史文化,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好评。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精神以及操作指南的相关规定,缔约国有权利、也有义务和责任,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本国领土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通过评审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对于两个遗产国家共同拥有的同源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每一个国家均可以单独申报,如果列入代表作名录之后,也不妨碍其他的国家再次单独申报。

蔡武同时倡议,每两年一次举办“亚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论坛”,邀请范围涵盖南亚、中亚、东亚和西亚地区的文化领域负责人和专家,共商当今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热点和难点问题,研究对策,促进亚洲各国在该领域的保护和传承。

2011年初,我国政府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出批约后的第一份履约报告。我们高兴地看到,通过文化部门近年来的不断努力,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积极配合下,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取得了显着的成绩,我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合作,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迈上了新的台阶,在国际舞台上开展了有声有色的工作,提升了中国的影响力。作为《公约》的缔约国,我们秉承《公约》精神,在国际层面积极申报代表作名录、急需保护名录、优秀实践名册,开展地区、国际非遗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探索与周边国家联合保护与联合申报的创新模式,保持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密切配合与合作,开展能力建设等各个方面,履行了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也有效地推动了国内非遗保护事业的发展。

例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3年11月7日公布的第二批代表作名录中,就有阿塞拜疆申报的“阿塞拜疆木卡姆”,这是作为传统音乐申报的。还有伊拉克申报的“伊拉克木卡姆”,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共同申报的“沙士木卡姆音乐”,都分别入选。到2005年11月2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第三批代表作名录中,中国也申报了“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也列入了代表作名录。

时值《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正式实施和全国第6个“文化遗产日”前夕,我们相信,通过进一步宣传、普及《公约》,梳理近年来我国在《公约》框架下开展的国际合作与交流活动,有助于我们认清国际形势,提高全民对非遗保护的认知,更加自觉地肩负起历史和时代赋予我们的重大职责,全面履行国际公约义务,彰显我国促进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维护人类文化多样性的决心和努力。

中国与不少周边国家共同拥有同源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国愿意与这些周边国家就联合申报的问题、联合保护的问题,进行深入的协商。中国愿意与周边国家进行联合申报和保护,共同传承发展同源共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增进睦邻友好关系。2005年中国与蒙古国成功申报了蒙古族长调民歌。申报成功后,两国建立了“联合保护长调协调指导委员会”,以指导和促进两国开展对该项目的联合保护工作,成为中国与周边国家联合申报的成功范例。

我国履约工作之一:参加国际会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公约》的框架下设立代表作的名录制度,是为了推进各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视。申报是一个手段,推动保护才是真正的目的。我们对跟周边国家共同拥有的一些项目,也是特别强调联合申报、联合保护,保护放在第一的位置。申报不是一种竞争,应该是作为大家携手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桥梁。在这方面,我们秉承了一个重要的原则,合作保护比申报竞争重要。今后我们跟周边国家还会就联合申报的问题、联合保护的问题进行更多的合作。

参与非遗领域国际规则制定 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提升

根据《公约》及其操作指南相关规定,《公约》的主要工作机构包括缔约国大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和秘书处,其中缔约国大会下设主席团和大会秘书处,委员会下设主席团、附属机构、咨询机构和委员会秘书处。缔约国大会是《公约》最高权力机关,每两年举行一次常会,所有缔约国均可派代表出席。委员会由缔约国大会根据公平的地理分配和轮换原则选举产生的24个委员国组成,每年召开一次常会,负责落实《公约》国际层面履约工作,包括拟订《公约》操作指南、拟订非遗基金使用计划以及通过附属机构和咨询机构审议缔约国提出的代表作名录、急需保护名录、优秀实践名册和国际援助的申请等。《公约》秘书处则作为服务部门,协助缔约国大会和委员会开展工作,并利用非遗基金开展鼓励更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员国批准《公约》,以及制定并实施加强缔约国履约能力的全球战略。

回顾我国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非遗领域的国际合作情况,文化部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相关工作机制,并积极组织开展“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申报工作。2001年以来,我国政府代表团出席了《公约》框架下的历次会议,全程参与了《公约》的谈判及其实施细则的制定工作,积极开展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合作与交流,并于2006年和2010年分别当选首届和第三届委员会委员国。可以说,在《公约》发展过程中,中国一直发挥着积极的推动作用。我国政府本着立足国内、放眼世界的原则和负责任的态度,在参与非遗领域国际规则制定的相关工作中,一方面积极表达我们国家的意志和关切,同时,也为推动国际规则不断发展完善而贡献中国的智慧,做出了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应有的贡献。在此介绍几个参会的案例。

由24个委员国组成的委员会作为《公约》重要工作机关,对于制定《公约》实施细则文件、推进国际合作发挥关键作用,委员国任期4年。成为委员会委员国对于掌握国际规则指定话语权,发挥非遗领域影响力至关重要。因此,竞选委员会委员国的工作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我国政府一直非常重视该项工作。在2010年6月的缔约国大会第三次常会上,竞选第三届委员会委员国的工作成为我国参会代表团重点工作之一(鉴于我国是首届委员会委员国,根据委员会议事规则,委员国不可连任,所以我国并未担任第二届委员会委员国)。“协商一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贯的基本工作方法和原则,在此原则指导下,各地区选举组一般采取组内协商的办法解决竞选难题。我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团和我国与会代表团共同努力,经过与亚太地区选举组成员多次协商,亚太组各国于缔约国大会常会前一天就分享组内委员会委员国席位达成共识。整个协商的过程非常艰难,更多的时候需要与各相关国家单独沟通,还要争取非亚太选举组国家的支持。这个过程也正说明了参加国际会议的工作,其实不仅仅是在会场上的发言和表态,有时候会外的游说和协调往往会影响会议的最终决定。

关于代表作名录申报数量限制问题,一直是《公约》实施过程中缔约国关注的一个议题。2007年5月,我国成功承办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首次特别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在我国与会代表团和专家组认真研究分析和广泛收集信息的基础上,从《公约》出台时间尚短、需要加大宣传力度、鼓励各国积极参与的角度出发,我国支持会议通过了对于申报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名录不做数量限制的决议。正是基于此项决议,2009年全世界共有166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列入代表作名录,极大地提升了国际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关注。

同样是这一议题,在2010年委员会第五次常会期间,首轮申报工作带来的各缔约国申报数量和各名录之间列入项目数量的不平衡,以及秘书处和委员会附属机构评审工作量超负荷等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我国与会代表团针对2011年附属机构对代表作名录申报评审数量的问题,积极同与会各方磋商,协调立场,灵活务实,顾全大局,避免造成亚太地区选举组国家申报数量过多加剧各地区选举组申报不平衡现象,对秘书处超负荷工作也予以充分理解。同时,我与会代表团利用会上发言和会外交流等多种渠道和方式,强调中国积极申报符合《公约》精神,为《公约》和代表作名录的推广宣传做出了贡献,对于目前代表作名录申报和评审工作中出现的问题,中国支持秘书处和附属机构根据自身工作能力和可获得的资源决定评审数量,但强调评审工作应坚持公平、公正原则有序开展,同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提高缔约国履约能力和非遗保护能力。对于这一议题的处理,既维护了我国申报工作的利益和关切,又为《公约》健康发展做出了贡献。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基于我方在处理非遗领域国际合作事务中始终采取负责任、务实的原则和态度,我国在该领域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得以不断提升。


我国履约工作之二:国际申报

申报工作有声有色 优秀实践名册项目申报启动

根据《公约》第16、17、18和23条,《公约》下设立了代表作名录、急需保护名录、优秀实践名册以及国际援助,缔约国有责任和义务根据本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情况申报不同的名录或名册,也可就非遗项目申请国际援助。根据《公约》第31条,《公约》生效前宣布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纳入代表作名录。

目前,根据新修订的《公约》操作指南相关规定,申报各类名录和名册必须是缔约国的行为,申报截止日期是每年的3月31日。《公约》秘书处收到申报文件后,进行登记并确认收讫,并审查申报材料是否完整,要求缔约国在规定时间内补充材料。通过秘书处审查合格的申报文件将转交给负责评审的附属机构或咨询机构。在下一年度的6月之前,附属机构或咨询机构将召开最后的审查会议,向保护非遗政府间委员会提交评审报告。委员会将在年底召开的常会期间最终审议,决定申报项目是否列入相关名录或名册。

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1年5月宣布第一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以来,文化部作为我国非遗工作业务主管部门,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在各方面的通力合作下,申报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截至2010年底,我国有28个项目列入代表作名录,6个项目列入急需保护名录。可以说,国内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取得的显着成绩是申报工作的强大后盾,申报工作的成功也是国内保护工作取得成绩的外化表现,同时,申报工作也极大地推动了国内非遗保护的宣传和社会认知。2010年8月20日,文化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颁证仪式”,为29个(26个代表作名录项目和3个急需保护名录项目)项目的51个主要申报单位、35个参与申报并作出保护承诺的单位以及昆曲、古琴艺术项目增加的9个单位颁发了证书。颁证仪式后,还举行了入选项目的演出和“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保护论坛”。

根据目前的形势推测,由于各国申报热情高涨,庞大的申报数量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处和评审机构有限的资源和能力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现有列入名录的项目在区域分布上又存在严重的不平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势必将更加严格申报标准,规范评审程序和方法,强调各国自律,申报的难度将越来越大。2010年11月召开的保护非遗政府间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决议中,确定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审的原则,即优先考虑联合申报项目、没有列入项目的国家或列入项目少的国家申报的项目。对此,在未来的申报过程中,我们要认真研究申报和评审规则,密切关注国际社会申报工作动向,适时调整申报工作重心,谨慎地、恰到好处地确定申报数量。根据《公约》的原则和精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加注重非遗的保护而非申报本身,鼓励各国分享经验,开展国际合作。因此,从今年开始,文化部启动了优秀实践名册项目的申报工作。这项工作从零开始,期望能够借此把我国一些好的经验与国际社会分享。

我国履约工作之三:联合申报

鼓励联合申报 推进地区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