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人长啥样?成都迄今最早古城或揭三星堆之谜

4月17日,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发布大邑高山古城遗址考古成果:在目前成都平原年代最早和最完整的史前墓地中,发现了保存完好的人类骨骸和大量生产生活用品。专家介绍,伴随对骨骸信息的分析,三星堆纵目面具为古蜀文明蒙上的神秘面纱可望揭开:古蜀人的人种特征是什么?古蜀人从哪里来?图片 1三星堆纵目面具
古蜀人长得像三星堆面具?两具人类骨骸可能提供重要信息
大邑高山古城遗址位于成都平原西南边缘,面积约34.4万平方米。遗址2003年春被发现后,经初步确认城墙修筑时代属于宝墩时期,距今4500年至4600年,没有进行过正式的考古调查与发掘。
2012年,遗址展开勘探发掘,不断有惊人发现。考古人员先是在古城西南的城墙转角附近发现了使用儿童进行奠基活动的人牲坑,去年11月以后,又在古城中部发掘区出土了一座人祭坑,以及其它丰富的遗迹。高山古城遗址相关负责人陈剑介绍,在成都平原此前的考古中,很少发现完整保存的史前人类骨骸。高山古城遗址中的两处人牲坑和人祭坑,却分别有一具保存完好的人骨,说明当时在大型工事修建以及祭祀活动中,已经有人祭的习俗。由于当地土质原因,保存良好的骨骸甚至可以看出严重的扭曲变形,似乎经外力绑缚所致。
目前,两具骨骸已被送到四川大学进行人种学、人口学等学科的研究。据陈剑介绍,三星堆纵目面具出土以后,古蜀人的长相一直为今人好奇,甚至有科幻作家将古蜀人描述为外星来客。未来随着对骨骸诸多信息的提取,将为古蜀人属于蒙古人种还是欧罗巴人种、他们从哪里来等公众关注的话题,提供重要证据。图片 2高山古城遗址墓葬随葬核桃图片 3高山古城遗址发现的儿童墓
史前先民怎样生活?核桃随葬习俗仅见于成都平原
高山古城遗址总面积近200万平方米。去年11月以来发掘的800平方米现场中,不仅发现了成都平原年代最早、最完整的史前墓地,还发现了水井、灰沟、灰坑、建筑遗存等。在已经清理的89座墓葬中,有象牙镯、核桃等随葬品,而使用核桃随葬的习俗,目前仅见于成都平原。在遗址区的灰沟里,有大量树根、树桩等植物遗迹。陈剑介绍,这些植物遗迹也是古代留下的人文密码,是破解当年成都平原环境的钥匙。
考古人员采集了大量的土样标本进行浮选,结果发现了水稻、粟、黍等植物种属,说明早在4500
年以前,成都平原的先民已经开始了这些谷物的种植。遗址中还出土了数量繁多的斧、锛、刀、盆、钵等石器和陶器,则让考古人员得以分析出:高山古城遗址新石器遗存的主体年代位于宝墩文化的偏早阶段,部分发现甚至略早于宝墩文化一期。陈剑透露,大邑高山古城遗址丰富的遗存,展开了一幅史前先民生产、生活、饮食甚至精神层面的丰富画卷,为研究四川盆地史前文化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资料。
高山古城遗址的发现,还对勾勒古蜀先民的迁移轨迹提供了重要节点。陈剑介绍,早在距今5000年以前,古蜀先民在茂县营盘山建立聚落。此后发现的什邡桂圆桥、大邑高山古城、新津宝墩、广汉三星堆、成都金沙等遗址,年代由早到晚,由此便可推测:成都平原因为水患等原因,曾经并不适合居住,古蜀先民均生活在高山地带;直到水患解决,才逐渐迁到平原腹心地带。
据悉,高山古城遗址已经入选国家文物局2015中国重要考古发现候选名单。(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原标题:成都平原发现最早史前墓地三星堆纵目面具之谜可望揭开
原文刊于《四川日报》2016年4月18日第8版)

最震撼

高山古城遗址人骨罕见完好,亦为成都平原已发现年代最早最完好史前墓地。

最费解

随葬品中发现3枚4600年前的核桃,这一随葬习俗在成都平原尚属首次发现。

图片 4高山古城遗址发掘出的史前墓地,人骨保存完好。

神秘的古蜀文明,一直是萦绕在人们心中的谜团。约在上世纪90年代,考古队员在成都平原相继发现了距今4500年-3700年的8座古城遗址,它们比三星堆文化早近千年,人们把这类文化遗存命名为“宝墩文化”。宝墩文化遗址的发现,为我们探寻古蜀先民的神秘踪迹留下了种种线索。

在宝墩文化的8座古城中,位于大邑县的高山古城遗址历史悠久,属于宝墩文化早期。4月17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向记者确认,高山古城遗址是成都平原最早的古城遗址,该遗址成为成都平原史前考古的新坐标。基于其重要性,高山古城遗址入选了国家文物局组织评选的2015年中国重要考古发现。

发现古城

初步断代为宝墩文化早期

高山古城遗址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原三岔镇赵庵村古城埂,地处成都平原的西南边缘。

该古城遗址被发现于2003年春天。当时,成都考古队正在大邑盐店古城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偶然听说附近有一处地名为“古城村”,这引起了考古队的注意。他们前往村落调查发现了东边和南边各有一道墙,并确认这就是古城的城墙。

高山古城平面形状大致呈梯形,东西平均长632米,南北平均长544.5米,面积约34.4万平方米;通过东城墙的解剖,初步确认该城墙修筑时代属于宝墩文化偏早时期;壕沟始于宝墩,废弃于汉代。

2003年发现遗址后,一直未进行正式的考古调查。直到2012年,考古队在高山古城遗址内外区域进行了详细勘探,总面积近200万平方米。2015年,在国家文物局、四川省文物局的批准下,本年度发掘800平方米。

近年来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已经向我们勾勒出一幅生动的先民生活画卷。

图片 5高山古城遗址发现的古城墙。

遗物悬疑

成都平原首次发现核桃随葬

在发掘区内,考古人员发现了丰富的遗存,如墓葬、人祭坑、奠基坑、灰坑、灰沟、水井、建筑等等。截至目前,已经清理出墓葬89座、人祭坑1座、灰坑86个、灰沟12条。

墓穴中的随葬品往往是人们关注的一大焦点。然而,此次高山古城遗址的89座墓葬内,仅有少量墓葬发现有随葬品,目前为止发现有1个象牙制品——象牙镯,以及3个核桃揪。据了解,这种核桃揪是核桃果实的一种,“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山核桃”。从图片可以看到,这些史前的核桃保存十分完整,纹路清晰。专家介绍,使用核桃作为随葬品的随葬习俗,这在成都平原尚属首次发现。“可能是物依稀为贵,核桃成为了一种珍贵的藏品,也有可能是其他作用。”对于核桃的意义,仍待进一步研究。

虽然在墓葬区只有少量随葬品,但是在先民的生活区域出土了大量石器和陶器。

其中,石器分为打制和磨制两类,以磨制石器为主,器形主要包括斧、锛(一种砍削木料的工具)、凿、刀等,以穿孔石刀、双肩石斧、打制的燧石器(包括石核、石片及燧石原料等)较有特色。

陶器则以泥质陶居多,烧制火候较高,器形包括罐、壶、尊、盆、钵等,纹饰较为丰富且精美。此外还发现了一些宝墩文化此前从未出土的陶器新器形,如宽大耳器、直口壶形器等。“从陶器的风格初步判定,高山古城遗址新石器遗存的主体年代处于宝墩文化的偏早阶段。”专家说道。

通过采集大量土样标本进行浮选,人们初步鉴定了水稻、粟、黍等植物种属,并确定当时高山古城遗址的先民主要食用水稻和粟。另外通过4年的系统钻探和重点发掘,考古工作者发现高山古城遗址内外分布着自新石器、商周至汉代三段不同时期的聚落。不过,商周至汉代的聚落均发现在城外。考古人员猜测,有可能是汉代时期人们对高山古城遗址有所破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