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读懂西湖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当地时间6月24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5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杭州西湖文化景观”顺利列入《世界遗产名录》。16个国家发言全部支持并高度赞扬该项目,21个委员国一致赞成通过。

7月3日,在中国南方的夏日阳光下,站在杭州着名的“断桥残雪”景点,来自英国的玛丽·珍妮与同伴一脸茫然:既没有断裂、也没有积雪,为什么要叫“断桥残雪”?

如何在文明共享与资源保护间找到平衡,杭州西湖在笑迎天下客的同时如何保证可持续发展,将是比申遗更艰难的一道考题

此次申遗的成功表明,西湖的“故事”已打动了国际文化遗产界的专家,以此为契机,“文化名湖”会将更加美好的故事告诉整个世界。

而同样,刚刚走完让国人津津乐道的西湖苏堤、白堤,尽管感觉风景漂亮,瑞士小伙帕特里克就是不明白:不就是一条直直的马路吗?

6月27日,中国杭州西湖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新闻发布会在杭州召开,刚参加完第35届世界遗产大会的杭州代表团部分成员与到场媒体分享申遗成功后的喜悦。

“天人合一”的西湖故事

显然,有这样的茫然与不解的,并不只是玛丽·珍妮和帕特里克。

就在此前巴黎举行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杭州西湖文化景观”全票通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杭州西湖由此迎来了“后世遗时代”。

据介绍,“杭州西湖文化景观”总面积为3322.88公顷,由西湖自然山水、“三面云山一面城”的城湖空间特征、“两堤三岛”景观格局、“西湖十景”题名景观、西湖文化史迹和西湖特色植物六大要素组成。

湖光山色中不只有风花雪月

一处湖泊类世界文化遗产

“她是中国历代文化精英秉承‘天人合一’哲理,在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绘画美学、造园艺术和技巧传统背景下,持续性创造的中国山水美学景观设计经典作品,展现了东方景观设计自南宋以来讲求诗情画意的艺术风格,在9至20世纪世界景观设计史和东方文化交流史上拥有杰出、重要的地位和持久、广泛的影响。她在10个多世纪的持续演变中日臻完善,并真实、完整地保存至今,未有大的变换,成为景观元素特别丰富、设计手法极为独特、历史发展特别悠久、文化含量特别厚重的‘东方文化名湖’。”ICOMOS技术评估团对西湖如是评价。

6月24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召开的第35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由21个成员国代表组成的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了杭州的申报。杭州西湖就此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1个世界遗产。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申遗成功,西湖成为中国第41项世界遗产,第29项世界文化遗产,也是继庐山和五台山后第3个获批“文化景观类”世界遗产的中国项目。

从9世纪到12世纪,由于一系列大规模的疏浚工程以及杭州城区的发展,西湖的主要结构元素——白堤和苏堤,在唐代白居易与宋代苏轼的领导下建造完工。西湖格局初步形成,并延续至今。

世界遗产,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自然景观与文物古迹,是人类罕见的且目前无法取代的财产。据了解,西湖是以文化遗产中的一个分支——文化景观成功登录。

“一处世界文化遗产能够获得如此多国家代表团的高度评价和一致认可是极其罕见的。杭州全票通过申遗不仅是西湖的骄傲、杭州的骄傲,也是中国的骄傲。”作为西湖申遗整个过程参与者和见证者的杭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杭州西湖申遗领导小组组长王国平动情地说。

唐代晚期以及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定都杭州。这一时期,西湖周边兴建了众多寺庙、佛塔以及洞窟,使之成为佛教中心。据统计,西湖周边,共有480多座佛教寺庙隐匿其中,许多禅宗寺庙在那时被修建起来,包括灵隐寺、净慈寺、中天竺寺等。

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对“文化景观”的表述,它指的是“自然和人类的共同作品”,有着“突出、普遍的价值”,英文简称为OUV,意思是存在的罕见文化和自然价值超越了国家界限,对全人类的现在和未来均具有普遍的重要意义,也即景观的自然价值和文化区域的代表性。

杭州已有5000年的建城史,有2000多年西湖发展史,杭州倚湖而兴、因湖而名、以湖为魂。西湖的普世价值已深刻地体现在杭州城市的发展长河之中,充分体现在杭州文脉的发展嬗变之中。突出西湖普遍价值的承载要素共有六项:西湖自然山水、“三面云山一面城”的城湖空间特征、“两堤三岛”景观格局、“西湖十景”题名景观、西湖文化史迹和西湖特色植物。

公元1127年,南宋定都杭州,西湖在这一时期得到了极大发展。13世纪,“西湖十景”题名景观得以确立。从那时起,作为一处拥有广大山峦湖泊、大尺度的特殊景观,西湖声名鹊起,而其以“三面云山一面城”为特色的景观环境,也于这一时期成型。

也因此,在许多人看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同时意味着以“湖光山色”着称的西湖不再只是一处传统意义上的风景名胜,也不只有风花雪月,西湖还有着厚重的人文历史。

作为目前中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中唯一一处湖泊类文化遗产,也是现今《世界遗产名录》中少数几个湖泊类文化遗产之一,西湖文化景观显出独一无二的“东方文化名湖”的特征:它秉承“天人合一”的哲理,在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绘画美学、造园艺术和技巧传统背景下,持续性创造
“中国山水美学”景观设计最经典作品,展现了东方景观设计自南宋以来讲求“诗情画意”的艺术风格。

元朝建立后,西湖被统治者认为是南宋王朝倾覆的主要原因而被弃置。由于缺少了定期的疏浚与保养,西湖迅速淤塞。

事实也是这样。“三面云山一面城”的西湖,除了其秀丽外,在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绘画美学、造园艺术和技巧传统背景下,还持续性创造了“中国山水美学”景观设计,展现出东方景观设计自南宋以来讲求“诗情画意”的艺术风格。

一场持续的生态保卫战

明朝时期,西湖景观的设计与建设进入复兴时期。大规模的湖水疏浚工程重新展开,并建造了一系列景点,包括三潭、小瀛洲、湖心亭,以及锦带桥。这种复兴促进了以湖泊景观为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创作。

不仅如此,在不少专家看来,西湖还是中国传统文化精英的精神家园,是人们向往的“人间天堂”,甚至对9至18世纪的东亚地区文化也具有影响。

中国申遗代表团副团长、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说,西湖申遗的成功经验非常值得借鉴,因为西湖申遗过程体现的是保护原则,把申遗过程当做保护过程,而且保护得非常成功。

清朝有多名皇帝曾数次游览西湖,并留下了书法诗歌等称颂西湖美景的作品。西湖于这一时代再次被疏浚,周边寺庙得以修葺。1809年,阮公墩岛由湖底淤泥堆积而成,“两堤三岛”的景观格局形成,西湖发展至顶峰时期。同时,“西湖十景”得到了前来游览的皇帝赞许,为更多人熟知。

对此,在西湖申遗文本中有这样的表述:它在10个多世纪的持续演变中日臻完善,并真实完整地保存至今,成为景观元素特别丰富、设计手法极为独特、历史发展特别悠久、文化含量特别厚重的东方文化名湖,是世界独具一格的文化景观。

“保护西湖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只有逗号,没有句号。”王国平说,杭州将以此为新的起点,继续秉承保护第一、应保尽保的理念,为民族和人类保管好西湖这一世界文化遗产,为子孙后代留下这笔宝贵财富。

清朝晚期至民国初期,西湖岸边兴建了一些别墅与古典园林。1921年至1922年,分割西湖与杭州城市的城墙被推倒。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西湖景区被宣布为受保护景点,新一轮的湖水疏浚工程于1952年开始,名胜古迹被修复并向公众开放。

“西湖是历史上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核心价值的审美实体,是这一文化传统延续至今的见证。”西湖申遗小组专家说。

杭州市政府承诺,申遗成功后的西湖将坚持“六个不”:“还湖于民”目标不改变、门票不涨价、博物馆不收费、土地不出让、文物不破坏、公共资源不侵占。西湖也因此成为国内41个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名单中唯一实行门票免费的景区。

湖泊类世遗的文化价值

最终,秀美的西湖以其“文化价值”得到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代表的认同。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的报告中,认为西湖的突出普遍价值在于:它是一个具有文化意义的东方名湖,是中国景观审美风格的典型代表,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特殊理念。

进入“后世遗时代”的西湖,面临新的考题。杭州潘天寿环境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朱仁民说,成功申遗的西湖必将更受世界瞩目。而如何在文明共享与资源保护间找到平衡,在笑迎天下客的同时保证西湖可持续发展,将是比申遗更艰难的一道考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