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特殊的公开审理童话故事

嘿,你知道吗?今天环保法庭正在审理一件特殊的案子。

巴南法院的刑庭上站着4个穿着橘红色囚服的人,其中1个面色苍白的男人就是杨星。身为司机的他已经很久没有碰方向盘了。去年3月,他因涉嫌盗窃罪被警方带走,进了看守所。在他进看守所后,第2个女儿出生了。法警不让孩子听庭审。法庭门外,杨星的母亲抱着杨星8个月大的小女儿月月,牵着3岁半的大女儿乖乖,不安地等待着庭审结果。

  D君将B女士攥在手心里; 

图片 1

2

冷冷的冰雨冻结的关系

法庭表情:冷漠

开庭时间:2013年9月10日

事由:婚姻财产纠纷

离婚近1年后,前妻突然称当初是假离婚,要分割她亲自过户到丈夫头上的房产。9月10日,41岁的张桂花将前夫告上法庭。那栋见证他们爱情的房子如今成了两人财产纠纷的炸药包。在开庭前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这对曾经的“同林鸟”没有交流一句话。

9月10日上午,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没带伞的张桂花湿漉漉地坐在法庭门口,头发上还在滴水。她在开庭前半个小时来到了南岸法院,而她的被告前夫孙龙踏着点到了。两人去年协议离婚。

张桂花和孙龙各自请的委托人坐在南岸法院416法庭上,等待着开庭。两人互不理睬。

法官和书记员到后,张桂花面无表情坐到原告席。

孙龙又黑又瘦,穿着格子衬衫,他说自己和张桂花有个13岁的儿子,现在是自己在带。孙龙还说,他去年掌握了一些张桂花出轨的证据,因无力挽回这段婚姻,两人于去年下半年协议离婚。

“婚姻破裂是她造成的,我们的孩子也可以作证。”孙龙语气不紧不慢地说,在协议离婚时,张桂花同意把夫妻共同居住的一套房子过户给他。“在离婚协议上,写着我们没有共同财产。”孙龙弓着背说。

在过户几天后,孙龙就将房子卖掉了。“住起伤心才卖的,也是应儿子要求。之前儿子住的房间窗户都没有,条件好差嘛。”

“我们是假离婚!”张桂花面向法官跷着二郎腿,张桂花说她受到了欺骗,前夫隐瞒婚前财产,她以为过户后卖了两人可以平分。

“绝对不可能是假离婚,谁开得起这种玩笑。小孩都知道她背叛我的事情!”孙龙再次搬出了儿子。

法官问孙龙:“她就是想得点钱,你们愿意协商不嘛?”孙龙马上回答,离婚错在她,没什么好协商的。

从委托人口中法官又了解到此前此案撤案过,要求两人把上次准备的诉词带上后再开庭。

法庭外的雨下得正猛,透过楼梯的窗户,没带伞的张桂花看见前夫和他的律师共撑一把伞离开了。

法律允许的吵架; 

2.有关小猪的童话故事作文:真正的美

我在人性的审判庭上,亲眼目睹了刑事官司,民事官司,我不太关心结果,而关心的是法庭上的人的交锋,这里面有一些很有戏剧性,有一些看似平淡,咂摸一下还有很味道,不得不感慨生活是最好的老师。

  D君将B女士攥在手心里拿回了她家,B女士终于和D君有了身体上的接触,她死也瞑目。 

这时候,大象法官清了清嗓子,高声喊道:“传被告。”

法庭宣判,杨星刑期10个月,罚金上万元。杨星妻子的眼泪瞬间流下来,瘫软在一旁亲人身上。庭审结束了,杨星的母亲抱着月月冲进了法庭,央求法警不要太快将儿子带走:“看一眼,让他看一眼孩子。”月月戴着黄白条纹的帽子,穿着粉色的花衣服,用清澈无邪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陌生人。这是杨星第一次看到女儿,杨星眼眶发红,“呜呜呜”地哭起来。杨星伸出手想抱抱月月。微微颤抖的手抬到半空中,缩了回去。灯光下亮晃晃的镣铐让杨星的手伸展不开。杨星的妻子和母亲也抹着眼泪,3个人眼圈都红红的。大女儿乖乖留着齐刘海短发,在原地蹦跳,她看着大人们的举动,不明白3位家长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

  摄像机取景框的重大发现; 

“尊敬的法官大人,”小河开始讲述自已的悲惨遭遇,那声音是那么的无助:“以前我是多么美好。春天,岸边得花姐姐舒展出美丽的四肢,对我露出灿烂的微笑;夏天,一群接一群的小朋友在我的怀抱中欢畅的游泳;秋天,飘在我身上的落叶想小舟一样疾驰着、撞击着;冬天,我成了光滑而明亮的玻璃。可如今”小河抹了抹眼泪,伤心的说:“可如今我失去了昔日的美丽,遍体鳞伤、浑身发臭法官大人,我以宽广的胸怀哺育了八方儿女,我无私奉献着,换来的却是人类的种种破坏。人类不是恩将仇报是什么?”话音刚落,小河便嚎啕大哭起来。

人是表情最丰富的动物,表情写在脸上,发自内心。

  当B女士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时,她慌了,她死死拽住身后的椅子靠背,想阻止自己的身体变小,但无济于事,她的身体当众一点儿一点儿地萎缩着。 

好久,也不见有人出来。怎么回事呀?

  法官大人眯着眼睛测量B女士的身材,他很快就证实了那位记者所说之话的真理性。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小河,只见小河一身污垢,惨不忍睹,一步挨一步的走到原告席。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一场特殊的公开审理的童话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虽然没有见过爸爸,月月已经会叫爸爸了。乖乖也很活泼,喜欢钻走廊椅子背后的缝隙玩,不时发出兴奋地叫声。听到孩子的声音,戴着镣铐的杨星迅速地转过了头,但是隔着厚重的法庭大门,他看不见孩子的表情。

  记者们蜂拥而至马鸣家。拍照摄像采访忙得一塌糊涂。 

5.简短好听的童话故事两篇

4

爱你所以要打你,结果你还是离开了我

法庭表情:哭

事由:婚姻纠纷

上午10点半过,27岁的晶晶就到巴南法院了,中等身材的她穿着黑白横条纹针织衫,扎着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晶晶没有化妆,一脸倦容。她站在法院2楼的过道窗口边,无声地哭着,眼睛有点红肿。

一位皮肤黝黑、穿着紧身白色T恤的31岁男子在晶晶身边站了一会,他就是大川,这场离婚官司的被告。大川跟晶晶说着什么,晶晶没有理大川。大川见状离开了。

晶晶面向窗子独自站了10多分钟,眼泪没有断过。

11点,开庭了。晶晶独自坐在原告席上,大川和他的代理律师坐在被告席上。旁听席上坐着大川的母亲。

法官问晶晶提出离婚的原因,晶晶哽咽着说:“他疑心重……不信任我……”晶晶说,大川对自己上网跟谁聊天、接听异性电话十分敏感。晶晶说,今年7月的一个晚上,大川喝了酒,因怀疑她在网上找第三者,对其大打出手。“我当时没有电话,不然我就报警了!”泪水在晶晶眼睛里打转。

晶晶说大川常以此为借口打骂自己,有次当着晶晶父母的面,给了晶晶一耳光,让晶晶很受不了。晶晶说话时,大川眼皮耷拉着,盯着手臂依靠的桌子。

“我不愿意离婚!”大川表示自己很爱妻子,之所以怀疑妻子,是因为爱她才在乎。说着话时,大川铿锵有力。

法官说,晶晶之所以把大川告上法庭,不可能大川什么原因都没有的。法官让大川反省下自己,看能不能拉回晶晶的心。但大川说自己没问题,反而指责妻子。

法官说休庭一会,他带大川和律师在法庭外调解。在休庭的间隙,晶晶低着头,看着手里揉搓了很多遍的纸巾。在短暂的沉默后,旁听席上的大川妈妈说话了,她劝晶晶不要离婚,孩子才刚刚6岁,离婚了对孩子不好。“我对你不好么?”大川妈妈也哭了,她说自己把晶晶当成自己的女儿,平时家里有好吃的就留给晶晶和孙子吃。

“我没有说你对我不好。”晶晶把头埋得更深了。

最后,法官当庭宣判离婚。

  法官和旁昕席上的观众洗耳恭听,人类成员都有喜欢看吵架的本性,但在大街上看吵架太没档次太失身份于是有地位有气质有身份的都到法庭来看吵架,既享受到那种坐山观虎斗的乐趣又美其名日懂法守法有法律意识何乐而不为。 


3

争房产,妈妈法庭上不认女儿

法庭表情:荒唐

开庭时间:2013年11月7日

事由:房屋租赁纠纷

为了一间3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两代人闹上了法庭。

下午,双鬓花白的任大妈拄着拐杖爬上了南岸法院5楼。任大妈坐在了原告席上,从红色的环保口袋里掏出一张张证据交给法庭。旁听席上坐着不少50岁左右的大叔阿姨,他们是任大妈的好朋友。

此案的被告是任大妈的女儿曹云,她没有出庭,委托女儿小珠和丈夫金翔出庭。庭审中,小珠跷着二郎腿,面向父亲,扭头不看原告席。

任大妈和刘大爷1993年结婚,婚后第2年在南岸区涂山路购买了厂里的福利房。任大妈和刘大爷占40%的产权,其余归厂里所有。2000年刘大爷病逝,曹云想继承爸爸的产权,但任大妈不同意。

任大妈说,曹云不是她的亲女儿,是她弟弟的孩子,她是在帮弟弟抚养。随后,任大妈出示户口本和证据,证明自己婚后未生育。

“不是养女,是亲生女儿!”金翔插言。

任大妈说:“房子现在也卖不出多少钱,估计几千块钱吧,那个房子很简陋,连厕所都没有,只有30多平方米。”

法官调解,建议他们一方得钱一方要房子。“我们不要钱,我们要房子!”金翔马上说。“不行,你们要房子那我就不认曹云是我女儿!”任大妈脱口而出。

因分歧较大,法官未当庭宣判。法官说,户口本上没有名字,不代表没有亲子关系。(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B女士终于得到了D君的目光,她以为自己赢了,她看到整个法庭的人都那么聚精会神地向她行注目礼,她还看到电视台的摄像师几乎将摄像机的镜头凑到她的鼻子上摄像,她心花怒放荡气回肠踌躇满志她终于尝到了成功的滋味尝到了被不认识的人注意的滋味她满意他们看她的眼神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领奖时接受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小河血泪控诉,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地敲到大家的心上。法庭静的出奇。大家面面相觑,却又无话可说。

事由:出租车司机协助盗贼运送赃物5次,从中获利4千多元,定为从犯入狱。

  电视台的值班电话变成了热线电话,报案说自己的家人或自己变小的电话络绎不绝,原先都不敢说,一看有了伴儿就都说了。 

“小河,你告状何人,有什么理由?”

在原被告席上,他、她、他们的脸上有不同的表情,但相同的是,这些不同的表情下,我读到了利益,欲望,有一丝丝人性的阴暗,而法槌下也有一丝丝人性的希望。

  某老师藏在扫帚下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