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件元青花小碗谈起天门


明正统至天顺年间,干戈不息,灾荒连年,朝野动荡,景德镇瓷业受到干扰。这三朝带有绝对年款的瓷器传世很少,以前人们对这段时期的产品面貌认识不清,故被一些陶瓷史家称为空白期。这是从官窑烧造的立场来看,但向以瓷业为生的景德镇,这30年来的窑烟却从未中断过。

造型规整,碗外壁不平,有明显的手工拉坯痕。从下往上逆时针方向,下窄上宽0.5~0.8厘米有七道旋痕。圈足矮浅,足墙较宽,外壁内敛一刀斜削,挖足甚浅0.1厘米其边缘成锯齿状。底部有放射状跳刀痕,中心有乳突。胎釉交际处有火石红一圈。足端边缘有少数釉点。

撇口,深腹,圈足,釉底平坦。内口沿饰三道弦纹,碗心青花双圈内饰月华纹;外口沿弦纹间饰回纹,腹部饰变形莲瓣纹与弦纹,纹饰布局简单。因温度和烧造气氛不好,釉面呈炒米黄色,青花灰暗。当为宣德至景泰时期产品。江西省博物馆藏。

器身石榴状,腹部鼓,口、足外撇,厚足,砂底,荷叶盖。全器由颈、腹、足三节拼接而成。口沿外侧和肩腹处饰云头纹,肩、颈部绘变体莲办纹,腹绘四季花卉纹或松竹梅纹。系盛酒器,高5060厘米。

图10

纹饰布局以植物纹为主题纹饰,绘画于碗内显着部位,辅助纹饰以弦纹绘于碗口沿。绘画笔锋太露,一笔点画不拘泥于细节,爽利劲健。观其运笔特点,行笔收笔一气呵成,毫无迟滞。碗内所绘兰草,与江西高安博物馆藏元青花小碗,碗心所绘兰草基本相同。

图片 1

(8)军持

2005年晚秋时节,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在本市皂市镇一位老人手中,以一包烟的价格购到一件青花小碗见图。口径12.8厘米,足径5.3厘米,高3.8厘米。口沿外撇,扳平唇,浅弧腹,矮圈足。内沿饰弦纹一圈,碗内绘兰草纹。

高6厘米,口径13.8厘米,足径5.1厘米。

小圆口,短颈,平肩,敛腹,浅圈足,砂底。有盖,盖中有系口。腹绘松竹梅纹。连盖高4445厘米。

青料为国产料,发色浅淡泛青灰。笔画交界处附褐色小圆点,有的笔画出现较深色的边缘线,既不是勾勒,也不是“分水”,而是笔中所含青料多寡和绘画时中锋运笔所致。

高8厘米,口径15厘米,足径6厘米。

(4)石榴尊

釉面白中微青,施釉欠匀净。放大镜观察有浊状感,类似一朵朵柳绒花,含有黄褐色和白色星点。碗心釉面有粘砂,有缩釉和落渣。外壁棕眼较多,深者可见到胎骨。圈足边缘有爆釉点。口沿剥釉而形成红褐色毛口。釉内可见到细小密集的气泡。

空白期的青花碗有承上启下的特点。底足的处理较前期有所进步,有砂底和釉底,底部较平坦,有的有细小的乳突。纹饰大多仍采用一笔点画的技法,有的采用勾线填色的画法,纹饰布局较前期要饱满,碗的内壁也出现纹饰。最常见的主题纹饰有松竹梅、缠枝莲、缠枝莲托八宝纹等,此外,乳虎纹、兰草纹等也常见;常见的辅助纹饰有折枝花纹、宝杵纹、月华纹、梵文等。

唇口,直颈,平肩,圆腹,敛足。颈中有凸环,腹侧有肥短管状流。肩、腹中部有接痕。

图5

撇口大碗撇口,深弧壁,圈足,足底露胎,胎质洁白细腻,釉里红呈色较灰。内壁白釉,碗心饰折枝菊或折枝牡丹纹,外壁饰缠枝牡丹或缠枝莲纹。另有红地白花装饰。口径38厘米左右。为洪武晚期产品。

&

  1. 青花缠枝莲托八宝纹碗

直口大碗直口,深壁,矮圈足。釉底或底足露胎,砂底有火石红,涂姜黄色或赭色护胎汁,胎体厚重。碗心饰折枝花卉纹,碗心外饰圈回纹,内外壁绘缠枝花卉纹,常见有莲、菊、牡丹三种。内外沿有灵芝、卷叶、海浪及莲、菊纹等几种边饰,外腹一周16瓣仰莲纹,圈足回纹。口径40-42厘米不等。这种大碗另有青花者,是洪武官窑特有造型。青花大碗见赏赐或外销,釉里红大碗唯在宫内使用。

胎色白灰,质地较疏松,内含杂质。从底足看有孔隙和裂缝,从中可以见到颗粒状结晶。底部表面有少数黑褐色钉点和窑红。

  1. 青花松竹梅纹碗

装饰采用白地红花和红地白花两种工艺。白地红花为在白地上绘纹饰,从元代釉里红的涂抹到洪武的线描是一个飞跃。红地白花是用釉里红涂地,留出纹饰。这种方法在元代和明早期釉里红上偶然见到,费时费力,工艺要求高。这种方法到永乐宣德时期衍化为红地剔花的新工艺。

< 1 > < 2 >

图1

(2)绘画笔法

高7.7厘米,口径14.4厘米,足径5.3厘米。

折沿,圆口或菱口,弧壁,浅圈足,砂底,盏心有一圈凸棱。直径20厘米左右。

图4

侈口宽唇,短颈,硕腹,矮圈足,釉底。全器由颈、腹、圈足三部分拼接而成。口沿绘勾云纹,颈绘蕉叶纹、回纹、如意云纹及缠枝花叶纹,腹绘缠枝菊纹、缠枝牡丹纹、缠枝莲纹或松竹梅纹。高3233厘米。

图2

小盘折沿,圆口或菱口,弧壁,浅圈足,砂底。口径20厘米左右。

  1. 青花缠枝莲托八宝纹碗

2.装饰

撇口,折沿,深腹,圈足,釉底平坦。内口沿饰一周梵文,内壁饰6组卷云纹,碗心连弧线内绘旋涡纹,笔画粗犷,勾描流畅;外壁口沿饰斜线纹,腹部饰缠枝莲托八宝纹,近足处饰莲瓣纹,圈足上饰二道弦纹,纹饰采用写意手法,缠枝莲走向不清晰,纹饰之间有旋转的卷云装饰,绘画不工,图案化倾向明显。釉面呈灰青色,青花灰暗。当为正统至天顺时产品。江西省博物馆藏。

首先是两类不同绘画笔法的釉里红是否有先后之分。因为在单笔勾勒、釉里红呈色红艳、釉面乳白的作品中,如变体莲办不借用边线等特征常有元代遗风,因而有理由认为这种作品洪武早期已在生产。从景德镇出土的永乐初年的釉里红器看,绘画笔法、釉里红呈色和釉面状况和上述第二种笔法完全一致,因而有理由认为双钩填色、釉里红呈色灰暗、釉面白或白中含青灰的作品是洪武后期生产。至于单笔勾勒和双钩填色的作品何时出现,两者是否共存及共存的时间,则需进一步研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