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专家李新伟:初心未改 乐在其中

 

5月底的北京,天气还不算太热,阳光也没有那么酷辣,一派盎然生机。来不及欣赏初夏风光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匆匆背上行囊,远赴位于中美洲地区的科潘,这已经是他第十次来到这座承载着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城。

   
2013年4月15日至17日,“文明对话——以过去为窗展望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城召开。危地马拉是玛雅文明的核心地带,本次会议是危地马拉政府纪念玛雅新纪元开始的重要活动之一,得到了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和美洲发展银行的支持,意在向学术界和公众展示中国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文明、印度河文明和玛雅文明这五大文明研究的最新成果,促进学者之间的交流。

科潘,是玛雅文明着名的城邦,被称为玛雅世界的雅典,包括洪都拉斯的科潘河流域及危地马拉的牟塔瓜河流域中部。

   
会议邀请了活跃在上述五大文明研究第一线的10多位学者,对学者和公众发表演讲,回答问题,并彼此进行热烈讨论。

这里曾经见证了玛雅文明的辉煌成就。宏伟的金字塔神庙、精美的壁画、独特的象形文字、精确的天文历法及数学体系等,古老的玛雅文明堪称人类历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而玛雅文明的突然衰落,也为世人留下了千古谜团。

 

这里曾经留下了无数考古人挥洒汗水的身影。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学者即在此开展考古工作,至今持续百余年,使得科潘成为被研究得最充分的玛雅城邦。除了美国哈佛大学之外,日本金泽大学也在此开展考古工作,建立工作站。相较之下,中国考古人与玛雅的缘分有些“姗姗来迟”。

图片 1

2013年,李新伟受邀参加危地马拉举办的世界文明对话论坛,顺道参观了玛雅最重要的城邦之一蒂卡尔。第一次进入玛雅世界的他,受到了强烈震撼。“中国何时能在玛雅开展田野考古工作”,成为李新伟心中的期待。

    首先,英国伦敦学院大学的傅稻镰(Dorian
Fuller)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新伟对中华文明的形成和早期发展进行了介绍。傅稻镰从农业起源和发展的角度讨论了中国文明形成的经济基础。李新伟以“中国相互作用圈和中华文明的形成”为题,阐释了张光直提出的“中国相互作用圈”的形成时间、主要内涵和重大意义,并以此相互作用圈为视角,概述了中华文明形成和中国早期国家产生的过程。

图片 2

 

在科潘遗址的考古发掘现场,李新伟和洪都拉斯考古学正在分析

图片 3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考古迎来走向世界的新机遇,在世界重要考古遗址发出中国声音成为中国考古人的重要使命和担当。2015年6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在北京举行了《关于科潘遗址考古发掘和研究的合作和互助协议》签约仪式,双方将在科潘遗址的发掘与研究方面实施为期5年的合作。中国考古队对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全面发掘,这是中国考古学家在世界其他主要文明的核心地区主持的第一个考古项目。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研究的重要进展是叙利亚的新发现。英国剑桥大学奥古斯塔(Augusta
McMahon)介绍了她主持的叙利亚北部布莱克丘(Tell
Brak)田野项目的收获。该遗址的发掘将两河流域城市化的起点提前到了公元前第四千纪早中期,曾被Archaeology杂志评为年度十大考古发现。奥古斯塔主要讨论了在遗址的“垃圾堆”区域的发掘反映出的社会复杂化的发展。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乔基奥(Giorgio
Buccellati)介绍了他主持的叙利亚莫赞丘遗址(Tell
Mozan)发掘收获。该遗址即文献中记载的古乌尔克什(Urkesh),在公元前第三千纪是两河流域北部的重要政治中心,出土了大量有楔形文字的印章。

谈到目前的考古进展,李新伟的言语中满是兴奋。“今年的收获还是很大的。我们发掘的是一个玛雅贵族居住的四方院落,今年已经全部完成了西侧建筑的发掘,发现了这个建筑早期的重要墓葬。在其中一座墓里,看到用石块摆出十字形符号,这在玛雅文字里代表黄色,是玉米的颜色,表示珍贵之物,也代表大地的四方和中心。这种墓葬在科潘是首次发现,对我们了解科潘贵族的宇宙观和相关仪式活动意义重大。”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马克(Jonathan Mark
Kenoyer)对印度河文明的艺术、符号系统和各种工艺技术进行了介绍。印度第坎学院(Deccan
College) 的辛迪(Vasant Shinde)则对印度文明的发展做了整体综述。

近5年来,李新伟带领的中国考古队在科潘古城发现了大型贵族墓葬、精美的玉器、内容丰富的雕刻以及与黑曜石有关的祭祀行为等,相关研究成果在美洲考古学年会上引起外国学者的广泛关注。“我们引入了建立三维数字化模型的方法,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和精度,获得了参与合作的洪都拉斯和哈佛大学学者的一致认可。”

    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瑞尼(Renee
Friedman)介绍了她主持的埃及南部Hierakonpolis遗址发掘项目的最新进展,在墓地中发现的牛、羊、鳄鱼、鸵鸟、豹和狒狒等殉葬动物颇为引人注目。埃及国家古物部拉马丹(Ramadan
Hussein)则以“古埃及国家形成和社会进化”为题,系统梳理了埃及早期国家形成的历程和机制。

成绩的背后,是艰辛的求索之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