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文献(第8辑)

談談戰國文字中值得注意的一些現象——以清華簡《厚父》爲例

從字體分類看商代卜辭中“十三月置閏制”的源始

從《逸周書•周祝解》看《凡物流形》的思想結構曹峰

“三楚先”何以不包括季連

印刷时间:2016年4月

    《凡物流形》通篇基本有韻,本文試圖對其用韻進行梳理的考查。釋文以《〈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
為底本,參考最近學者討論的新成果,凡不涉及用韻討論,皆不注出。韻部暫從王力戰國三十部系統。    
(凡—品)勿(物)流型(形),
(奚)𠭁(得)而城(成)?流型(形)城(成)豊(體),
(奚)𠭁(得)而不死?既城(成)既生, (奚) (顧?呱?)而鳴 ?既
(本)既槿(根), (奚)𨒥(後)之 (奚)先?侌(陰)昜(陽)之
〈凥—序〉 , (奚)𠭁(得)而固?水火之和, (奚)𠭁(得)而不 (危—詭)
?䎽(問)之曰:民人流型(形),
(奚)𠭁(得)而生?流型(形)城(成)豊(體), (奚)
(失)而死?又(有)𠭁(得)而城(成),未智(知)左右之請(情)?天
(地)立終立 (始)。天 (降)五厇(宅—度), (吾) (奚) (衡)
(奚)從(縱)?五既( —氣)竝至, (吾) (奚)異
(奚)同?五言才(在)人,䈞(孰)為之公?九 (有/域)出 (誨-畝?)
,䈞(孰)為之 (封) ? (吾)既長而或(又)老,䈞(孰)為
(箭—薦)奉? (鬼)生於人, (奚)古(故)神
(盟—明)?骨=(骨肉)之既𣏟(靡),亓(其)智愈暲(彰),亓(其)夬(慧)
(奚) (適),䈞(孰)智(知)亓(其)疆(彊)? (鬼)生於人, (吾)
(奚)古(故)事之?骨=(骨肉)之既𣏟(靡),身豊(體)不見, (吾)
(奚)古(故)飤(飼)之?亓(其) (來)亡(無)厇(度), (吾)
(奚)旹(待)之? 祭員 (奚)逐, (吾)女(如)之可(何)思(使)
(𩛁—飽)?川(順)天之道, (吾) (奚) (以)為頁(首)?
(吾)欲𠭁(得)百眚(姓)之和, (吾) (奚)事之?敬天之 (盟—明)
(奚)𠭁(得)? (鬼)之神 (奚)飤(飼)?先王之智
(奚)備?䎽(聞)之曰:逐高從埤,至(致)遠從迩(邇)
。十回(圍)之木,亓(其)
(始)生女(如)薛(孽)。足𨟻(將)至千里,必從灷(寸)
(始)。日之又(有)耳,𨟻(將)可(何)聖(聽)?月之又(有)軍,𨟻(將)可(何)正(征)?水之東流,𨟻(將)可(何)浧(盈)?日之(始)出,可(何)古(故)大而不
(炎) ?亓(其)人〈入?〉 (中),
(奚)古(故)少(小)雁(?)暲䜴?䎽(問)天䈞(孰)高,與(地)䈞(孰)
(遠)与(與—歟)?䈞(孰)為天?䈞(孰)為(地)?䈞(孰)為靁(雷)神(電)?䈞(孰)為啻(帝)
?土 (奚)𠭁(得)而坪(平)?水 (奚)𠭁(得)而清?卉(艸—草)木
(奚)𠭁(得)而生?含(禽)獸 (奚)𠭁(得)而鳴?夫雨之至,䈞(孰)雩□
之?夫 (凡—風)之至,䈞(孰)𩖽飁而迸之?䎽(聞)之曰:
(察)道,坐不下 (席)。耑(揣)
(文)而智(知)名,亡(無)耳而䎽(聞)聖(聲)。卉(艸—草)木𠭁(得)之
(以)生,含(禽)獸𠭁(得)之 (以) (鳴),遠之弋(?)天,
(忻—近)之 (箭—薦)人,是古(故) (察)道,所 (以)攸(修)身而
(治)邦 (家)。䎽(聞)之曰:能 (察) (一),則百勿(物)不
(失);女(如)不能 (察) (一),則百勿(物)具 (失)。女(如)欲
(察) (一),卬(仰)而(視)之,勹(俯)而 (履?)
之,母(毋)遠㤹(求)厇(宅—度),於身旨(稽)之。𠭁(得) (一)
(圖)之,女(如)并天下而𠭯(抯)之;𠭁(得) (一)而思之,若并天下而
(治)之。□ (一)以為天 (地)旨(稽) 。     (?)
(墻—?)而豊(禮),并(屏) (氣)而言,不
(失)亓(其)所然,古(故)曰 (堅—賢?)。和倗(朋—凴?)和
(氣),室(嗜)聖(聲?)好色     
箸(書)不與事,之<先>智(知)四𣳠(海),至聖(聽)千里,達見百里。是古(故)聖人
〈凥—處〉於亓(其)所,邦 (家)之 (危)
(安)廌(存)忘(亡),惻(賊) (盜)之
(作),可之<先>智(知)。䎽(聞)之曰:心不
(勝)心,大𡄹(亂)乃 (作);心女(如)能 (勝)心,是胃(謂)少(小)
(徹)。 (奚)胃(謂)少(小) (徹)?人白(泊)為 (察)。 (奚)
(以)智(知)其白(泊)鐸部?終身自若鐸部。能 (寡)言, (乎)?能
(一) (乎)? 夫此之胃(謂)(少—小)城(成)。曰:百眚(姓)
(之所)貴唯君=(君,君) (之所)貴唯心=(心,心) (之所)貴唯
(一)。𠭁(得)而解之,上
(賓)於天,下番(播)於(淵)。坐而思之,每(謀?)於千里;(起)而用之,
(陳)於四𣳠(海)。䎽(聞)之曰:至情而智(知), (察)智(知)而神,
(察)神而同,而僉(險), (察)僉(險)而困, (察)困而
(復)。氏(是)古(故)陳為新,人死 (復)為人,水
(復)於天,凡百勿(物)不死女(如)月。出惻(則)或(又)內(入),終則或(又)
(始),至則或(又)反。 (察)此,言 (起)於
(一)耑(端)。䎽(聞)之曰:
(一)生兩,兩生厽(參—三),厽(參—三)生女(母?),女(母?)城(成)結。是古(故)又(有)
(一),天下亡(無)不又(有);亡(無) (一),天下亦亡(無)
(一)又(有)。亡(?)    是(?)古(故)
(一),𠭯(咀)之又(有)未(味),□(嗅?),鼓之又(有)聖,忻(近)之可見,操之可操,𢮑(握)之則
(失),敗之則高(槁),測(賊)之則滅 。 (察)此,言 (起)於
(一)耑(端)。䎽(聞)之曰: (一)言而禾〈夂(終)〉不 (窮)冬部 ,
(一)言而又(有)衆冬部,衆(此“衆”為誤抄衍文) (一)言而萬民之利,
(一)言而為天 (地)旨(稽) 。𢮑(握)之不浧(盈)𢮑(握)
,尃(敷)之亡(無)所 〈容〉?大之 (以)智(知)天下,少(小)之
(以) (治)邦。之力古之力乃下(?)上(?)    陳 偉 2009a
《讀〈凡物流形〉小札》,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2日首發(  凡國棟
2009b
《上博七〈凡物流形〉簡4“九囿出牧”試說》,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3日首發(  ———
2009b
《上博七〈凡物流形〉2號簡小議》,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7日首發(  范常喜
2009
《〈上博七•凡物流形〉短札一則》,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3日首發(  郭永秉
2008
《由〈凡物流形〉“廌”字寫法推測郭店〈老子〉甲組與“朘”相當之字應為“廌”字變體》,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8年12月31日首發(  何有祖
2009
《〈凡物流形〉札記》,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1日首發(  季旭昇
2009a
《上博七芻議》,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9年1月1日首發(  ———
2009b
《上博七芻議三:凡物流形》,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2日首發(  ———
2009c
《上博七芻議三:凡物流形》,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9年1月3日首發(  李
銳 2008
《〈凡物流形〉釋文新編(稿)》清華大學“簡帛研究”首發(  劉
剛 2009
《讀簡雜記•上博七》,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9年1月5日首發(  秦樺林
2009
《楚簡〈凡物流形〉中的“危”字》,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4日首發(  沈
培 2009
《〈上博(七)〉字詞補說二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9年1月3日首發(  宋華強
2009
《〈上博(七)•凡物流形〉札記四則》,武漢大學“簡帛網”2009年1月3日首發(  鄔可晶
2009
《談〈上博(七)•凡物流形〉甲乙本編聯及相關問題》,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9年1月3日首發(    注释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鄔可晶執筆),《〈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8年12月31日首發(  
陳偉先生(2009)讀為“名”,亦耕部字。   季旭昇先生(2009a)不認為此處
為誤字,先讀為“夷”,假為“彝”,義為“常”,後又讀為“濟”(季旭昇2009c)。此說未當。“序”的讀法,可詳參鄔可晶(2009)注釋3。從上下文看,此處應是押魚鐸部韻。  
宋華強先生(2009)以為從“石”省,“坐”聲,讀為“差”,凡國棟先生(2009b)從之,季旭昇先生(2009c)亦從其所讀,並認為此字從“石”,不必視為省形。秦樺林(2009)仍讀為“危”。字形又見第26簡。鄔可晶(2009)對此字的釋讀有詳論,可參。  
讀書會(2008)認為是“誨”字,疑讀為“謀”;凡國棟先生(2009)讀為“牧”,范常喜先生(2009)則同意讀為“謀”,沈培先生(2009)讀為“畝”。  
何有祖先生(2009)讀為“縫”,季旭昇先生(2009b)從之;凡國棟先生(2009a)、范常喜先生(2009)讀為“封”,沈培先生從之。師兄鄔可晶與我討論時指出,這兩句話所說與《楚辭•天問》“地方九則,何以墳之?”相類。  
李銳(2008)認為“邇”為支部字,故與“埤”押韻。《國風•周南•汝墳》“魴魚赪尾,王室如毀。雖則如毀,父母孔邇”、《小雅•鹿鳴•杕杜》“卜筮偕止,會言近止,征夫邇止”等並押脂微部韻,恐仍當以入脂微部韻為是。師弟程少軒與我討論時,認為“邇”可能當與月部之“薛(孽)”押韻。裘先生在《釋殷墟甲骨文裏的“遠”“𤞷”(邇)及有關諸字》一文中就已指出:“‘𤞷’字屢見於西周金文,是一個從‘犬’從‘
’省聲的字。‘
’是‘埶’的本來寫法,後來繁化為‘蓺’,古書多寫作‘藝’。‘埶’‘爾’古音相近(《尚書•堯典》‘歸各于藝祖’之‘藝’,今文作‘禰’),所以客鼎和番生簋都假借‘𤞷’字為‘柔遠能邇’的‘邇’。上引(1)(2)、(4)(5)兩對卜辭都以‘𤞷’與‘遠’為對文,‘𤞷’字用法與金文‘𤞷’字相同,也應讀為‘邇’。”楚簡亦見從‘埶’聲的“邇”。但下文“里”“始”為韻,則“逐高從埤,至(致)遠從邇”與“十回(圍)之木,亓始生女(如)薛(孽)”的韻式當與之相同。但“木”“薛(孽)”韻部遠隔,則此三句很可能無韻,“里”“始”的押韻可能只是巧合。  
鄔可晶(2009)認為與下“䜴”押韻,此說未然。上文以耕部為韻,至此則不繼續押耕部韻,或為換韻,或為無韻。  
陳偉先生(2009a)讀為“帝”,可從。  
整理者作“漆”,何有祖先生(2009)認為從水從𢊁,讀作“薦”,不確。  
劉剛(2009)釋為“癸”,讀為“揆”。此當與上句“視”、下句“旨(稽)”押韻。  
馬王堆帛書《經法》:“以為天下稽”。   此從李銳先生(2008)斷句。  
此當爲質月二部相押。  
復旦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讀書會已將此字讀為“窮”,最近宋華強先生的文章(2009)也提出了相同的看法。  
脂質對轉。   師兄鄔可晶與我討論時認為“握”字可能與下從“谷”之“容”相押。

關於《保訓》“中”的幾點意見

目录

   淺野裕一先生在《〈凡物流形〉的結構新解》一文中指出,《凡物流形》是由本來完全不同的兩個文獻連接起來的。前一個文獻,可以暫且命名爲《問物》,由以下兩個部分組成,即簡1“凡物流形”開始到簡8中間“先王之智奚備”爲止的部分,簡9
“日之有” 開始經簡10、簡11、簡12A、簡13B,到簡14中間“而屏之”
爲止的部分。剩下的部分,除簡27外,均可以歸入後一個文獻,可以暫且命名爲《識一》。  淺野裕一先生還認爲,《識一》的部分,是道家系統的思想文獻,《問物》部分則不同,它類似於《楚辭·天問》,全篇爲採取“有問無答”形式的楚賦,相對于《楚辭·天問》收錄了174個發問,《凡物流形》收錄了43個發問。這兩種性質不同的文獻,之所以會抄接在一起,是因爲《問物》的末尾和《識一》的開頭都有與草木、禽獸相關的記述。兩個冊子在反復轉抄的過程中,發生了混亂而被連接到了一起。因此,《凡物流形》不應該當作一個單一的文獻來對待,而應將其分成《問物》和《識一》的兩篇來進行研究。  也就是說,淺野裕一先生認爲《問物》是文學性質的楚賦,《識一》則是道家系統的文獻,兩者之所以會抄在一起,是一種偶然的行爲。  筆者認爲,確如淺野裕一先生所言,《凡物流形》可以分作兩個部分,用《問物》或《識一》來命名也無不妥。但是否可以視爲兩種不同性質的文獻,並且是反復轉抄的過程中,發生了混亂而被連接到了一起,筆者存疑。  復旦研究生讀書會《〈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一文討論區中,鄔可晶先生有過這樣的意見:

清華簡《楚居》妣隹、妣图片 1

出土《蒼頡篇》版本探討

  此段意爲:哪裏幽暗?哪裏明亮?哪裏陰?哪裏陽?哪裏短?哪裏長?哪裏柔?哪裏剛?這都和兩相對立的天地之基本原理和法則相關。《凡物流形》也展示了大量類似的問題,如“生死”、“先後”、“陰陽”、“水火”、“終始”、“
縱衡”、“異同”、“左右”等。《逸周書•周祝解》接下來又提出了一些具體的問題,那就是海那麼大,爲什麼魚還能够抓到?山那麼深,爲什麼虎豹貔貅還能够捕獲?人的智慧那麼深邃,爲什麼還能够揣測?用蹄子行走、用喙呼吸的鳥獸爲何還能够牧養?玉石那麼堅硬,爲什麼還能够雕刻?陰陽的名號是誰給予的?雌雄的結合是誰讓其交配的?這些問題和《凡物流形》問土地爲什麼是平的?水爲什麼是清的?草木爲什麼能够生成?禽獸爲什麼能够鳴叫?以及有關鬼神、日月、天地、雷電的發問也有類似之處。《逸周書•周祝解》中只有這段話一口氣提出了12個帯有根本性意義的問題,但與上下文並無不諧之感。《逸周書•周祝解》的總體主旨是“不聞道,恐爲身災”,文中出現“不知道者福爲禍”、“不知道者以福亡”、“凡勢(執)道者,不可以不大”、“故日之中也仄,月之望也食,威之失也陰食陽,善為國者使之有行,定彼萬物必有常,國君而無道以微亡,故天為蓋,地為軫,善用道者終無盡;地為軫,天為蓋,善用道者終無害;天地之間有滄熱,善用道者終不竭。”“維彼大道,成而弗改。用彼大道,知其極。加諸事則萬物服,用其則必有群,加諸物則爲之君,舉其脩則有理,加諸物則爲天子。”因此,我們可以推測,在那12個帯有根本性意義的問題中隱含着“道”的原理,所以最終結論的“君子不察福不來”指的是君子不察“道”,福就不會來。《逸周書•周祝解》既提出帯有根本性意義的問題,又反復論述“聞道”、“知道”、“執道”、“用道”的重要性,因此和《凡物流形》具有可比性。雖然其中的“道”與《老子》、《管子》四篇以及《凡物流形》所見“道”和“一”不一定等同,其中也未見《凡物流形》的治心之說。但通過世界根本性問題的提出,帯出“執道”(或“識道”),“執一”(或“識一”)、“得一”、“有一”的重要性,並最終落實到“知天下”、“治邦”(《凡物流形》簡30,《逸周書•周祝解》則是“爲之君”、“爲天子”),這樣一種論述框架以及道用一體的政治哲學,《逸周書•周祝解》和《凡物流形》之間有相似性,是不可否認的。因此,雖然可以借用淺野裕一先生《問物》和《識一》的框架,但我們認爲這兩者間不是割裂的關係,而是有機的整體。通過《逸周書•周祝解》,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凡物流形》的思想結構。至於這種思想結構和哪些道家(包括黃老道家)更爲接近,我們將另文論述。 淺野裕一:《〈凡物流形〉的結構新解》,簡帛網,2009年2月2日。淺野裕一還有一篇題爲《〈凡物流形〉的結構》的論文,發表於簡帛網2009年1月23日。《〈凡物流形〉的結構新解》應是對前文的修正,故本文引用時,以後文爲準。
也有可能讀爲《執一》,關於讀爲“識”或讀爲“執”的那個字,詳細討論可參見楊澤生:《說〈凡物流形〉從“少”的兩個字》一文,簡帛網,2009年3月7日。楊澤生讀該字爲“執”。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首發,2008年12月31日。鄔可晶
的意見在 2009年1月4
日11:45:03。此處編聯和補字從李銳:《<凡物流形>釋文新編(稿)》,孔子2000網首發,2008年12月31日。釋文引用的是李銳:《〈凡物流形〉釋讀再續(再订版)》,簡帛研究網首發,2009年1月9日。類似描述還可見馬王堆漢墓帛書《道原》:“天弗能復(覆)、地弗能載。小以成小、大以成大。盈四海之内、又包其外。在陰不腐、在陽不焦。一度不變,能適規(蚑)僥(蝚)。鳥得而蜚(飛),魚得而流(遊),獸得而走。”這樣的描述在傳世文獻中還有很多。王念孫《讀書雜誌》認爲當讀“柔剛”,倒文以協韻。王念孫《讀書雜誌》認爲從上下文,此處當補作“奚〔爲〕可刻”。
詳參曹峰:《〈凡物流形〉中的“左右之情”》,簡帛研究網首發,2009年1月4日。“不聞”二字,有的文本作缺字處理,詳見黃懷信、張懋鎔、田旭東撰:《逸周書彙校集注》下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1049頁。
《凡物流形》中的治心說可參曹峰:《〈凡物流形〉的“少徹”和“少成”――心不勝心”章疏證》,簡帛研究網首發,2009年1月9日。
不僅僅是思想構造,在一些用詞上,《逸周書•周祝解》也爲《凡物流形》的解讀提供了參考,如“五言才(在)人,䈞(孰)爲之公?九出,䈞(孰)爲之?”一句,通過《逸周書•周祝解》“萬民之患在口言”(本作“萬民之患故在言”,從王念孫《讀書雜誌》改)、“人出謀,聖人是經;陳五刑,民乃敬。”可以得到合理解答。同時,在文章形式上,《逸周書•周祝解》和《凡物流形》均爲歌韻體,這可能反映出兩者在産生背景、使用場合方面的相似性。這個問題也値得深入討論。

新出簡帛與古文字考論

說寤與蔑

聞之曰:一生两,两生三,三生四,四成結。是故有一,天下無不有丨(順);無一,天下亦無一有丨(順)。無[目]而知名,無耳而聞聲。草木得之以生,禽獸得之以鳴。遠之矢(施)天,邇之矢(施)人。是故識道,所以修身而治邦家。

郭店簡《語叢二》第三簡研究

釋甲骨文中的“臍”字

 《凡物流形》韻讀首發  陳志向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08級博士

作者:赵平安

内容简介:

顯然這裏“草木得之以生,禽獸得之以鳴”的原因在於“有一”,它和上半篇的“草木奚得而生?禽獸奚得而鳴?”相呼應,《老子》39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也可以說是一種回答,只是省略了天爲何會清、地爲何會寧、神爲何會靈、谷爲何會盈、萬物爲何會生、侯王爲何會爲天下貞。天爲何會裂,地爲何會發,神爲何會歇,谷爲何會竭,萬物爲何會滅,侯王爲何會蹶,等等渉及世界根本原理的問題而已。因此,不能簡單地說因爲都有與草木、禽獸相關的記述,導致反復轉抄過程中發生混亂而誤相聯接了。  在傳世文獻中我們可以找到與《凡物流形》上半部分《問物》部分相類似的内容,那就是《逸周書•周祝解》以下的章節:

印刷时间:2018年6月

馬王堆漢墓帛書《陰陽五行》甲篇《街》、《雜占之四》綴合校釋”

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問》:“黄帝問於天師曰:‘万勿(物)何得而行?草木何得而長?日月何得而明?’天師曰:‘壐(尔)察天地之請(情),阴阳为正,万勿(物)失之而不繼,得之而贏。……’”與簡文“民人流型(形),(奚)𠭁(得)而生?流型(形)城(成)豊(體),(奚)(失)而死?又(有)𠭁(得)而城(成),未智(知)左右之請(情)?”可對讀,“未知左右之請”即《十問》“爾察天地之請(情)”,看來簡文“請”確當讀為“情”。

國際漢學中的出土文獻研究

出版时间:2016年4月

  鄔可晶先生希望通過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問》的用例來解釋“未知左右之請”當讀爲“未知左右之情”。但對我們理解《凡物流形》的構造有一定啓發,《凡物流形》中有類似黄帝問天師的話,即“卉(艸—草)木(奚)𠭁(得)而生?含(禽)獸(奚)𠭁(得)而鳴?”可見這樣的問題,在了解萬事萬物的根本原理時,經常作爲例子被提出來。馬王堆漢墓帛書《十問》中天師的回答是從“天地之情,阴阳为正”角度出發的,而《凡物流形》中顯然連“天地之情”及“阴阳”也成爲問題,如簡2有“侌(陰)昜(陽)之,(奚)𠭁(得)而固?”簡3有“未智(知)左右之請(情)”,也就是說其提出的問題更爲深刻。但《凡物流形》在下半部分中作出了明確的交代,只要你能够“執道”(或“識道”),“執一”(或“識一”)、“得一”、“有一”,就能够理解萬事萬物的最終根源。因此,回應上半部分“土(奚)𠭁(得)而坪(平)?水(奚)𠭁(得)而清?卉(艸—草)木(奚)𠭁(得)而生?含(禽)獸(奚)𠭁(得)而鳴?”下半部分回答說:

新出簡帛與古文獻研究

印次:1

原稿下载地址

甲骨文研究的豐碩成果

試論清華簡《良臣》中的“□人”


目录

據北大漢簡拼綴、编排、釋讀阜陽漢簡《蒼頡篇》

《凡物流形》釋文新編(稿)    李銳

釋睡虎地秦簡中一種古文寫法的“乳”字

  李学勤编著的《出土文献(第8辑)》共收录论文32篇,主要包括甲骨、金文、战国简与战国文字、秦汉简及书评五部分的内容,其中既有对材料本身的释读,如对“大万尊”的研究,又有结合传世文献作文字学、历史学的分析,如对金文中“蔑曆”的研究。内容丰富,可供相关学者参考。

故惡姑幽?惡姑明?惡姑陰陽?惡姑短長?惡姑剛柔?故海之大也,而魚何爲可得?山之深也,虎豹貔貅何爲可服?人智之邃也,奚爲可測?跂動噦息而奚爲可牧?玉石之堅也,奚可刻?陰陽之號也孰使之?牝牡之合也孰交之?君子不察福不來。

“盈”字何以從“夃”

關於秦漢内史的幾個問題


宋公图片 2图片 3叔子鼎與濫國

 

    《凡物流形》篇,有甲、乙兩本,可資比較。惜乎乙本殘斷過甚,無法大量連綴,所幸簡制與甲本不同,故有可資幫助甲本之編聯者,及補甲本脫漏者。整理者對於簡文的釋讀,作出了篳路藍縷的工作,為後來者的研究提供了極大便利。在研讀的過程中,我們也產生了一些疑問。感覺整理者有個別關鍵的文字隸定、釋讀存在問題,同時似未能過多注意簡文中大量的押韻現象,以致竹簡編聯存在較大問題。    下面在整理者的研究基礎上,以甲本為基礎,提出筆者的釋讀、編聯意見。為方便,盡量用寬式隸定,不影響文意者直接寫出正字。与整理者意见不同者,不一一說明,僅對於某些關鍵字稍作評說。不過愚見也只是思慮未精的一個方案,一是因為筆者學識有限,需要請大方之家指正;二是竹簡有些地方不甚清晰;三是這篇竹簡(甲本)經脫水之後,竹簡的長度變化比較奇特,比如完整簡最長者為33.6釐米,完整簡最短者簡19卻只有32.2釐米(從簡20来看,此簡上端或有留白部分殘斷;簡6也只有32.8釐米),相差1.4釐米,故最短簡比一些殘簡還要短,這對於考慮殘簡有影響(筆者雖然將簡27排除出甲本,但是對於簡28第一契口至頂端及第一、二契口之間的距離明顯與它簡不同等現象,只能存疑,據文意將之列入),需待機會複驗原簡;四是筆者是按照不缺簡而儘量將竹簡編聯在一起,不排除此假定有誤(諸如簡26、16、22、19等之編聯,或有疑問。亦曾嘗試過其它編聯方案,似終不如此較爲合適,待考)。笔者的编联方案如下:1-11、12A+13B、14-15、24-25、21、13A+12B、26、18、28、16、22-23、17、19-20、29-30。    經整理後,可以發現簡文雖以疑問開篇,但是最後歸結於論道尤其是論一(馬王堆帛書《經·成法》中,力牧指出:“一者,道其本也”,《道原》亦論道曰“一者其號也”),故與《天問》不類,而和《莊子·天運》等篇章相近,有問有答。簡文雖有大量押韻現象,某些或屬楚方言特點(如東、冬不分,東陽合韻),但是尚不完全具備《楚辭》的特點,恐怕不能算作《楚辭》。    簡文許多話與《老子》、《文子》、《莊子》、《呂氏春秋》、《管子》中《內業》、《白心》、《心術》上下諸篇,以及馬王堆帛書《經法》諸篇、《淮南子》等接近(當然,某些地方也或小有區別),而其他傳世文獻中也多有可供參考者。因為先秦時期未必有所謂道家,所以本篇簡文並不能算作道家的作品。簡文引格言有與孔子語相近者(亦有近于王充《論衡》所謂儒者之言者),當亦非必出於儒家。其具體的學派屬性,目前尚難以斷定。由其論一,不難看出這是在談論當時的“公言”;由其以“聞之曰”連綴全篇,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取材廣泛的思想作品。於此反觀,則《內業》以及帛書《經法》諸篇,所論亦多為公言,其作者、學派,目前恐怕也不容易確定;自然,本篇論日,和《列子·湯問》所記兩小兒辯日難孔子的故事(又略見於桓譚《新論·別事》),恐皆非本源,只是流衍。    文成臨發表前,見到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發表了《〈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發現彼此意見有同有異,因刪去某些意見相同而繁文作說明者,並採納若干好意見,一一注明;又採用了沈培先生讀出的“四”字。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的28+15的編聯,非常巧妙,然而原釋文云簡28長31.5釐米,有缺字;其他編聯,有的可以參考乙本之補缺,尚未敢一一信從,待考。         凡物流形(耕),奚得而成(耕)?流形成體(脂),奚得而不死(脂)?既成既生(耕),奚寡(呱)而鳴(耕)?既本既根(文),奚後01    之奚先(文)?陰陽之凥(魚),奚得而固(魚)?水火之和(歌),奚得而不座(挫)(歌)?聞之曰(月):民人流形(耕),奚得而生(耕)?02    流形成體(脂),奚失而死(脂),又得而成(耕),未知左右之請(情)(耕)。天地立終立始,天降五度乎(魚),奚03    衡(横)奚縱(東)?五氣竝至乎(魚),奚異奚同(東)?五音在人,孰為之公(頌)(東)?九區(?)出
,孰為之逆<逢(東)>乎?既長而04    或老,孰為侍奉(東)?鬼生於人,奚故神明(陽)?骨肉之既靡(歌),其智愈暲(章)(陽);其夬(?)▃奚適?孰知05    其疆(陽)?鬼生於人乎(魚),奚故事之(之)?骨肉之既靡(歌),身體不見(元)乎(魚),奚自飤之(之)?其來▃無託(鐸)乎(魚),06    奚時(待)之
(造)(幽)?祭祀奚升乎(魚),如之何思飽(幽)?順天之道(幽)乎(魚),奚以為首(幽)
乎(魚)?欲得07    百姓之和乎(魚),奚事(使)之(之)?敬天之明,奚得(職)?鬼之神,奚飤(職)?先王之智▃,奚備(職)?聞之曰:升(登)08    高從卑(支),致遠從邇(支)。十圍之木,其始生如蘖。足將至千里(之),必從寸始(之)▃。日之有09    耳(之)▃,將何聽(耕)?月之有暈▃,將何征(耕)?水之東流▃,將何盈(耕)?日之始出,何故大而不耀?其人(日)10    中(冬)▃,奚故小佳(益)暲
(陽)?
(屢)聞天孰高與(魚),地孰遠與(魚)。孰為天(真)?孰為地(歌)?孰為雷?11    孰為電(真)?土奚得而平(耕)?水奚得而清(耕)?卉(草)木奚得而生(耕)?
12A禽獸奚得而鳴(耕)?13B    夫雨之至(質)▃,孰雩(?)漆(?)之(之)?夫風之至(質)▃,孰
而迸之(之)?聞之曰(月):識道(幽),坐不下席(鐸),端文(冕)(元),14    
(賓)於天 (真),下番(審)於淵
(真)。坐而思之(之),謀於千里(之);起而用之(之),陳於四海(之)。聞之曰:至(致)精而智,15    識智而神(真),識神而同(通?),据乙本补而僉(險?),識僉(險?)而困(文),識困而復。是故陳為新(真),人死復為人(真),水復24    於天(真),咸百物不死(脂),如月(月)
,出恻(则)或入,終則或始,至則或反(元)。識此言(元)▃,起於一端(元)。25    聞之曰(月):一生两(陽),两生三,三生四,四成結(質)。是故有一(質),天下無不有丨(順)
(文);無一(質),天下亦無一有丨(順)(文)。無21    而知名(耕),無耳而聞聲
(耕)。卉(草)木得之以生(耕),禽獸得之以鳴(耕)。遠之矢(施)13A天(真),邇之矢(施)人(真)。是故12B    座(維)俿(乎)存亡(陽)
。惻(賊)(盜)之作(鐸),可之<先之据乙本>知。聞之曰(月):心不勝心(侵),大亂乃作(鐸)。心如能勝心(侵),
26    是謂小徹(月)。奚謂小徹(月)?人白為識。奚以知其白(鐸)┕?終身自若(鐸)┕。能寡言乎(魚),能一18    乎(魚),夫此之謂小成。曰(月):百姓之所貴(物),唯君(文);君之所貴(物),唯心(侵);心之所貴(物),唯一(質)
。得而解之(之),上□□28    箸(者?)不與事(之),之<先据乙本>知四海(之),至聽千里(之),達見百里(之)。是故聖人凥於其所(魚),邦家之16    識(幟)(職),道(導)所以修身而治邦家(魚)。聞之曰(月):能識一(質),則百物不失(質);如不能識一(質),則22    百物具失(質)。如欲識一(質),卬(仰)而視之(之),任(?)而伏(?)之(之),毋遠求(幽),度於身稽之(之),得一23    圖之(之),如并天下而助之(之);得一而思之(之),若并天下而
(治)之(之),此一以為天地稽17    之(之)。故一(質),咀之有味
(物),嚊(嗅)据乙本补,鼓之有聲,忻(近)之可見(元),操之可
(撫)(魚),(摝)之則失(質),敗之則19    高,測之則滅(月)。識此言(元)▃,起於一端(元)。聞之曰(月):一言而年不
(窮)(冬),一言而有眾(冬),20    <眾>一言而萬民之利(質)▃,一言而為天地稽(脂)。
(摝)之不盈 (摝)(屋),尃(敷)之無所 (容)
(東),大29    之以知天下(魚),小之以治邦(陽)。
<之力,古之力,乃下上。>30    附简:    ……(?)
而豊,并氣而言▃,不
其所。然,故曰賢。年(?)凥(?)和氣,向(?)聖好也(?)……27    
簡文字形似為“座”字(參本篇簡15“坐”字),此疑讀為“挫”。此字又見簡26,疑讀為“維”。    
原釋文釋為“言”,疑為“音”字。與簡文形近之“言”字,多無最上之短橫,或中間豎畫較短(或無豎畫;本篇乙本豎畫也較短,但同篇“言”字無豎畫);簡文與曾侯乙墓“音”字接近。本篇簡18、20、25等有“言”字,無豎畫,寫法與此不同。從文意看,“五音在人”,也比整理者引《書·益稷》“五言”(五德之言)作解合適。    
簡文字形確為“逆”字,但是由上下文皆押“東”字韻來看,疑為“逢”字之省訛。《方言》:“逢、逆,迎也。自關而西,或曰迎,或曰逢;自關而東曰逆。”    
《玉篇·日部》:“暲,明也。與章同。”    
據簡4、5拼連乙本簡4、11B,長度為31.7+8.1=39.8釐米,為一完簡。由照片看,乙本簡11上下兩段並不密合,左右未對齊。    
原釋文隸定為“”,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指出
上部所從為“六”,與《競建內之》第1簡
寫法類似,只是中部有所不同。《凡物流形》此字當從“六”得聲,此處似當讀為祝,指用言語向鬼神祈禱求福。按:據之此字當隸定為“”,疑讀為“竃”或“造”,“竃”從“六”得聲。《周禮·春官·大祝》:“掌六祈,以同鬼神示,一曰類,二曰造,三曰禬,四曰禜,五曰攻,六曰說。”鄭注:“故書造作竃。杜子春讀竃為造次之造,書亦或為造,造祭于祖也。”今為諧韻,讀為“造”。若然,“時”疑讀為“待”。    
“欲”,原釋文隸定為“既”,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指出當讀為“欲”。    
《禮記·中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諸正鵠,反求諸其身。君子之道,辟如行遠必自邇,辟如登高必自卑。’”    
“日”從宋華強說,見氏著:《上博竹書〈問〉篇偶識》,“簡帛網”,2008年10月21日。    
簡文字形非“雁”,疑為“佳”字,似當讀為“益”(
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2002年4月,第516頁)。    
《集韻·陽韻》:“暲,日光上進皃。”或曰讀為“彰”。    
“”(當從豆聲,古音定紐侯部),疑讀為“屢”(古音來紐侯部)。    
整理者殆以“卉”為楚人語,然李學勤先生已經指出楚文字中的“卉”,如長沙子彈庫楚帛書“卉木亡常”的“卉”,及《子羔》簡的“卉茅之中”的“卉”,其實都不是“卉”而是“艸(草)”(李學勤:《楚簡〈子羔〉研究》,朱淵清、廖名春編:《上博館藏戰國楚竹書研究續編》,上海書店出版社,2004年7月,第15頁),如此才能釋讀出《子羔》中的“瞽瞍”。下同。    
據乙本簡9,甲本12A
、13B、14當相連,非常通順,而非整理者所謂乙本簡9有脫漏。而且由圖版可以看出,12B右側比12A要寬出一截,不可相連。    
原釋文釋為“端文”,當讀為“端冕”。“文”與“免”古通(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第932頁)    
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2008年12月31日。    
“淵”,原釋文隸定為“國”,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指出為《說文》古文“淵”字,並認為該句當斷句為“視於天,下番於淵”,天、淵均為真部。當從。疑甲本脫漏一“上”字(簡14長度僅32.8釐米,或下脫一“上”字),讀為“視於天
,下番(審)於淵”。簡14“視”字不甚清晰。    
據乙本簡17,甲本簡15與24當相連。    
整理者認為乙本簡18最末為“一生厚”,所據影本最末一字不清晰,疑為“一生兩”;且若如乙本18、19之銜接,則甲本25、26間補兩字後尚脫“聞之曰”三字,歸為甲本漏抄恐不妥。    
據沈培:《略說〈上博(七)〉新見的“一”字》,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2008年12月31日。    
裘錫圭先生在考釋“丨”字時指出,此字與“朕”所從之“关”形有關係(見氏著:《釋郭店〈緇衣〉“出言有丨,黎民所”》,荊門郭店楚簡研究(國際)中心編:《古墓新知——紀念郭店楚簡出土十周年論文專輯》,香港:國際炎黃文化出版社,2003年11月,第2—3頁),值得重視。沈培先生進而分析了此字與“訓”字等之關係(見氏著《上博簡〈緇衣〉篇“”字解》,廖名春编:《新出楚简与儒学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2002年3月;饶宗颐主编:《华学》第六辑,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3年6月)。此疑讀為“順”。《老子》第39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或曰讀為“朕”。《淮南子·兵略》云:“凡物有朕,唯道無朕。”“朕”之意為形跡,此處或是回答開篇的“凡物流形,奚得而成?”    
帛書《道原》:“一度不變,能適規(蚑)僥(蝚)。鳥得而蜚(飛),魚得而流(遊),獸得而走。”    
“矢”,從整理者讀為“施”。經拼合13A與12B後,12B頂端尚有一豎畫可見,疑13A最末一字為“矢”,而非為整理者所釋之“弋”,亦當讀為“施”。    
“坐”與“隹”可通,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第582頁。    
“賊盜”,從原釋文。或疑讀為“徵兆”。    
乙本簡19“先”字右下似有合文符號。    
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指出該字與甲本簡10、簡29的“大”,乙本簡8、22的“大”寫法並不相同,當為“六”字。然乙本簡19對應之字有殘泐,似稍近“大”字。天星觀卜辭等“大”字或可供參考(參李守奎:《楚文字編》,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3年12月,第591頁),今且讀為“大”。    
可參《管子·內業》:“心以藏心,心之中又有心焉。”    
此據乙本簡13A、B拼連甲本簡18、28。《管子·內業》:“能摶乎,能一乎”,《管子·心術下》:“能專(摶)乎,能一乎”,帛書《經·名刑》:“能一乎,能止乎”。    
《文子·下德》(《淮南子·齊俗》同):“夫一者至貴。”《呂氏春秋·為欲》:“執一者,至貴也。”《莊子·知北遊》:“聖人故貴一。”《春秋繁露·天道無二》:“是故君子賤二而貴一”    
《管子·內業》:“道滿天下,普在民所,民不能知也。一言之解,上察於天,下極於地,蟠滿九州。何謂解之?在於心安。”马王堆帛书《经·成法》:“一之解,察於天地;一之理,施於四海。”    
“道”,讀為“導”。原釋文隸定為“從”,誤。    
《管子·內業》:“執一不失,能君萬物。”    
此簡長32.3釐米,下稍殘。據乙本簡15看,可以與下文銜接,當是下端稍殘但不缺字,本篇完簡19只有32.2釐米(簡6也只有32.8釐米)。    
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2008年12月31日。    
據乙本16銜接、补字。乙本簡16“圖之”後之殘字似非整理者所云“識”,據甲本簡17,當為“如”字殘筆。簡23長30釐米,考慮其下端當有留白,殆補一字即可。    
原釋文釋為“訣”,簡文字形與簡22“”字近,今讀為“治”。    
“嚊”字的釋讀,參看郭店簡《窮達以時》簡13“”字裘按。本簡從攴從,當從聲。    
據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上博(七)·凡物流形〉重編釋文》,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2008年12月31日。    
字形左半待考。字當從“某”聲,疑讀為“撫”(參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第10頁)。    
《集韻·屋韻》以“”為“摝”字或體,《周禮·夏官·大司馬》:“三鼓摝鐸”,鄭注:“掩上振之為摝”,賈疏:“掩上振之者,以手在上向下掩而執之。”故“”、“摝”有執義。    
《爾雅·釋言》:“敗,覆也。”    
“滅”,整理者引《莊子·應帝王》“已滅矣,已失矣”,解釋為“隱沒,消失”。或說此義較少見,疑讀為“蔑”(古音皆為明紐月部,二字古多相通),義為“無”。    
相近語句如《管子·內業》:“一言得而天下服,一言定而天下聽。”    
此“眾”字疑衍,乙本簡14“一言而有眾”下有“一”字,再下一殘字似為“言”,則甲本簡20可銜接者唯簡29。簡29首字“眾”當是涉上衍,類似的情況,可見上博簡《仲弓》簡8首字“罪”字。據之將乙本簡14與末簡22“為天地稽”銜接後,可補“而萬民之利,一言而”數字于乙本簡14殘去之部分,此數字所占長度經與乙本完簡比較,大略與殘去部分相當。    
馬王堆帛書《經·成法》記力牧云:“吾聞天下成法,故曰不多,一言而止。循名復一,民無亂紀……握一以知多,除民之所害,而寺(持)民之所宜。”    
“”所從“公”字,甲、乙本均不甚清晰。孫飛燕《〈凡物流行〉札記》(稿本)指出可讀為“容”,並舉《淮南子·原道》等作為疏證:“舒之幎於六合,卷之不盈於一握”。“容”古音為東部字,古代有些方言區(如楚)東、冬或不分。今從其說。待考。    
整理者指出“邦”字下有篇章號,表示全文結束;並據乙本,指出此數字為衍文,為抄寫者隨手所書。   

成鱄及其與趙簡子的問對——清華簡《趙簡子》初探

基本信息:

“文王受命惟中身”新解

大万尊銘文釋讀

試釋《楚居》中的一組地名

“書”類文獻辨析

戰國文字图片 4的來源考辨

從清華簡《繫年》看《左傳》的傳書性質及特徵

责编:荼荼

釋居延漢簡中的“脊”和“置”

現代漢語文字學研究的回顧

趕簋銘文考釋

内容简介:

漢晉間名刺、名謁的書寫及其交往功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