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区三角地菜场推进标准化建设 小菜场变身“城市景点”

图片 1

1997年,位于虹口区的三角地菜场原建筑被拆除,在原址上新建了三角地广场大楼,建筑面积64000余平方米,下面的裙房改为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及联华超市等,小菜场则搬到了后面。虽然,老建筑被拆掉了,但“三角地”这个百余年的老品牌延续了下来,并发展成为拥有14家标准化菜场的连锁菜场,还创建了三角地菜场网,在网上卖起了菜,还提供电话预订和送货上门服务。此外,同样高龄的八仙桥菜场、福州路菜场等一批老菜场也相继被改建或拆迁,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继续发挥着不同的功能。

10年前,马路菜场屡见不鲜,就算是国营的菜场,经营是粗放式的,菜场把摊位租给个体户,他们卖什么菜、卖多少钱,管理方几乎没有发言权。但随着标准化菜市场建设的推进,菜场的硬件明显升级:东拼西凑的柜台被水泥台面替代,东拉西扯的电线换上了统一的照明,摊位一个个整整齐齐,摊贩们不用为了今天你多放一篮菜、明天我多堆几个瓜而争执。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上海第一个现代化菜场

这10年,上海的小菜场大变样了,以前的自由市场,变成了生鲜大卖场。楼勇祥说,上海标准化菜市场的建设过程,让老百姓买菜环境今非昔比。

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上海人,三角地菜场都是他们的童年回忆,小时候家里烧年夜饭或者请客办席,都会专门来这里一次性买齐所有东西。到了上世纪90年代,老建筑被拆掉了,但“三角地”这个百余年的老品牌延续下来,变成了附近十余家标准化连锁菜市场。

随着上海城市人口的迅猛发展,大大小小的菜市场如雨后春笋般陆续出现,其中不乏老上海人熟悉的福州路菜场、八仙桥菜场、西摩路菜场等。并且不再局限在租界之中,而是逐渐走出租界进入华界,如董家渡菜场就是华界菜场中的代表。

平抑菜价工作还推动了菜市场品牌化、连锁化发展,批零对接、产销对接、回租民营菜场等新事物,让楼勇祥忙得不亦乐乎。这些都为农副产品质量和价格提供了长效保障机制。上个月,虹口区原民营中悦菜场通过回租改造,改名三角地水电菜场重新开业,开出30多个农副产品品牌连锁专柜。家住水电路的屈老伯告诉记者:以前的中悦菜场只有三四个摊位卖菜,别的都是卖杂物的,菜价越来越高,现在的水电菜场全是品牌柜台、直销摊位,能方便买到平价菜。

以前因为极难运输,在上海很难尝到湖北的藕带,有了盒马鲜生,简直是吃货的救命之光,最近小龙虾上市,想要吃到正宗的湖北麻辣小龙虾,也可以通过天猫超市一小时达,随时随地享受美食,人生的终极梦想也不过如此。

那么,上海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菜市场在哪里呢?说起菜场,很多上了年纪的上海人最先想到的是虹口的三角地小菜场,没错,“三角地菜场”就是上海第一个现代性综合类室内菜市场。其英文名为“HONGKEW
MARKET”,但由于它位于虹口三条马路围成的三角地块,所以人们习惯上称之为“三角地菜场”。

硬件上去了,软件也不能落后。楼勇祥办公室的楼下是密云菜场:平整的地砖地面、贴着瓷砖的柜台、明快的灯光配有七彩灯罩,依次排开的品牌专柜,清晰划分的蔬菜区、肉品区、水产区从2008年开始,上海的菜场更是从完善硬件走上信息化道路,包括密云菜场在内的很多标准化菜场都装上了无线追溯系统,先是肉类,然后是蔬菜。老百姓买完菜,打个小票,利用上面的追溯码,就能查到农副产品的产地等各种信息因为,老百姓最关心的是食品安全!

新三角地菜市场

“三角地菜场”虽然没有“中央菜市场”这样响亮的名字,但它生存了下来,并不断发展壮大,最终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菜市场。另一方面,民众们逐渐从菜场中找到了好处,不仅可供选择的菜色品种多,而且不受刮风下雨等自然环境的影响,渐渐地逛菜市场成了一件时髦的事情。

作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上海最大的室内菜场,虹口区三角地菜场是老上海记忆里的明星菜场。如今,最早的三角地菜场所在地虽被高楼大厦替代,但三角地这个百余年的老品牌延续了下来,并发展成为拥有14家标准化菜场的连锁菜场。

很多地方,男人们是拒绝去菜市场的,总觉得买菜做饭的活儿是女人来做的,但是上海不同,很多上海男人都烧的一手好菜,菜场更是上海阿姨和上海爷叔们的舞台。

虽然被冠以“中央菜市场”这样气派又响亮的名字,却还是难逃其悲惨落幕的命运。开张不到一个月,汉璧礼就因菜场生意惨淡而要求解除合同,想把菜市场租给赌场包税人,之后又勉强维持了三个月,终于在1865年4月关门大吉。虽然“中央菜市场”的硬件与它气派的名头不相称,条件简陋无比,只是几个大棚,但毕竟这是上海首个初具现代理念的菜市场。

自由市场刚改成标准化菜市场时,有市民担心硬件好了,菜价会不会涨上去?楼勇祥告诉记者,为抑制菜价波动,政府采取多种措施,虹口区就为全区菜场准备了500万元调节资金,全部用在稳定菜价上。
加大对标准化菜场的菜价监控,也是上海菜场发展的大变化。2011年初,上海菜市场价格出现异常波动,随后,全市建立了30多个蔬菜价格监测点,能及时反映和预测菜价波动情况,引导企业对蔬菜合理定价,全市各区县都设立了保供应稳菜价调节资金。

青菜、荠菜、生菜、芋艿、花生……各种水灵灵的蔬果齐齐整整地码放在摊位上,任君挑选。

“走基层、写民生、看发展”

目前,上海42家批发市场与全国1080个生产基地实施产销对接,形成本市淡季蔬菜供应的南北保障点;标准化菜市场内猪肉、豆制品、大众化早点、熟食等产品也达到了90%的品牌率。记者问楼勇祥,小菜场未来还会变成什么样?他指指自己的电脑屏幕:三角地开了博客、织起了
围脖,还上网卖菜呢!

虹口菜场旧貌

1930年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年报图片:福州路菜场

10年来,很多标准化菜场还进行了二次改造,新建的标准化菜市场几乎都按星级标准设计,条件赶得上标准化超市。所以,外国人才会来菜场参观,这里有和以前一样真实的生活感觉,又和以前不一样,买菜环境与国际接轨。市商务委统计数据显示,至2011年底,全市标准化菜市场达到850家,占所有菜市场总量90%。在新建大型居住区和经济适用房小区,标准化菜市场更是市民买菜的标配。

另一方面,上海人买菜经常要挑挑选选很久,少有非常爽快的,有时候确实会觉得他们有点“难缠”:

上海人的菜场文化

你看,外国人特地来我们菜场参观,把它作为上海的一个景点!三角地菜场总经理楼勇祥翻动着菜场博客页面,一脸自豪。

你身边有哪些菜市场,你和菜市场有什么难忘的故事,在留言里分享给我们吧~

1864年,英国大地产商托马斯·汉璧礼和法国海军随军神父拉拉·博尔德里两位租地人在分析地产市场时,发现商机。当时在宁兴街上有很多流动的、沿街摆卖的菜贩,如果能在这条街上辟建一个固定的营业场所供菜贩们使用,不仅能收取摊费从中获利,还能因菜场聚集起来的人气而提升该地区的地价。

上海话很有意思,不管菜场大小都叫作小菜场,不管你是买鸡鸭鱼肉还是青菜萝卜,只要放进菜篮里都成了小菜。

上海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菜市场出现在租界里面,就跟其他很多现代化设施一样,是由外国侨民从国外引进而来。现代菜场的建立,既方便了管理层对食品的管理和监督,也丰富了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民以食为天,菜场和普罗大众的市井生活紧密相连,其发展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代上海城市社会的变迁,也折射出城市居民生活方式及生活习惯的变化。

来到菜场,主妇、姨娘们碰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地聊上两句,再交流一下买菜经,对菜场内不同摊位的菜色、价格评论一番,然后各自去几处常去的摊位,总是先问上一句是否有新鲜菜色上市,上海人总是欢喜尝鲜的,和老板也能随便闲扯上两句。

不过,现在年轻人们白天多忙于上班,很难有充足的时间在菜场里慢慢闲逛,而随着经济的发展,菜场也有了新的样子。

图片 2

作者 | 杨雅萍

讨价还价、货比三家也是菜场内常见的戏码,买家总是会压压价,商家自然是精明的,连夸自己的菜比别家都好,一来二往,最后往往大家都能心满意足。蔬菜、鱼肉各买上一些,量自然都是不多的,只买今天吃的菜,明天总还是要来菜市场。手上提着买到的各类菜,心里盘算着怎样搭配烹调,喜滋滋地满载而归。

工作之余也不能亏待自己、不肯丝毫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本来就fashion的上海人又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1930年,有“东方卓别林”美称的徐卓呆曾在杂志《红玫瑰》的封面上戏题一首打油诗,封面上画着一个去小菜场买菜的少奶奶,这首诗写道:包车拖到小菜场,奶奶架子搭松香。若问今朝买点啥,三个铜板一条腌臭鲞。“搭松香”是指会摆谱、搭架子的意思,而“腌臭鲞”就是腌鱼。十足以戏谑、幽默的口吻,勾勒了一幅时人到菜场买菜的场景,从一个侧面道出了上海人的精打细算和会过日子。

冰箱里的菜完全比不了菜场上的新鲜

老菜场的新生命

但到了周末的时候,这些年轻人们也会去老菜场逛逛。充满烟火气的菜市场始终是上海人生活的缩影。菜商招揽生意,人们在讨价还价间枪舌如簧。挑选蘑菇和生菜时,仿佛能感受到海子说的:“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当您徜徉在现代超市或上网尽兴购买各色菜蔬时,可否知晓上海小菜场的演变历史?上海市档案馆珍藏的档案,可以帮助大家领略上海小菜场之百年风云。

图片 3

上海在1843年开埠以前,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菜场,只有肉铺、鱼行和鸡鸭行等小店铺,蔬菜多是由农民或小贩肩挑车运沿街叫卖,或聚集一处形成“马路菜场”,后来有些菜贩开始选择街道两旁的门面房做起买卖,于是出现了一些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在原南市区的老城厢一带就出现了以菜来命名的街道,如面筋弄、豆市街、外咸瓜弄等,这些街道在当时以专卖某种菜而闻名。随着城市的发展,现代菜市场应运而生。

图片 4

昙花一现的“中央菜市场”

老虎脚爪 图片来源:魔都食鉴局

两人一合计,决定合伙出资,兴建一个菜场。他们联名向法租界公董局提出申请,以协助城市治理为名,在宁兴街他们自己的地产上兴建菜市场,条件是公董局要把原来分散的摊贩们集中到新建的菜场去经营。但是,公董局拒绝授予他们专利权,经过多次商谈,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达成协议。

其实在1843年开埠以前,上海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菜场,蔬菜多是由农民或小贩肩挑车运沿街叫卖,形成“马路菜场”。后来有些菜贩开始选择在街道两旁的门面房做起买卖,慢慢地在原南市区的老城厢一带就出现了很多以菜来命名的街道,如面筋弄、豆市街、外咸瓜街等。

菜场内“蔬菜品种齐,糟、醉、腌、腊、风,青、草、花、白、鲤样样有。”真正是“造成西式大楼房,聚作洋场作卖场。蔬果荤腥分位置,双梯上下万人忙。”这是当年文人在《沪江商业市景词》里描述的三角地菜场生意兴隆、人声鼎沸的场景,非常形象生动。

盒马鲜生、天猫一小时达等阿里新零售业务在上海的落地,直接在手机上下单,货物就能“自己送上门”。这些新型的超市,食材种类齐全、质量也令人放心,不仅能让你吃到日常的普通食材,连周边城市时令美食的也能大饱口福。

19世纪90年代初,公共租界当局为便利外侨买菜,及对摊贩进行统一管理,出资2万多两,在汉璧礼路、蓬路的交叉地块建了一座大型菜场。这座虹口菜场建成初期条件比较简陋,是木结构建筑。菜场里面分成一格一格的空间出租给摊贩,摊贩需缴纳一定的税收和管理费,这种菜市场的经营模式一直被沿用至今。

后来身边认识了几个上海朋友后才知道,这大概算是他们的性格使然,上海人大多生活精致又会打算,这种味道在小菜场里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插一句,感觉鲁提辖的要求如果发生在上海,可能就不会有拳打镇关西的事了。)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虽然件件是小事,却和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如今,买菜的方式变得多元化起来,超市菜场、网上菜场等应运而生,市民们可以有更多的选择,而不必局限于去传统的菜场买菜。

虽然毋庸置疑,每个人心中最好的菜场永远是家门口的那个,但是上海确实也有不少公认的不能错过的菜场——

中国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对于“吃”,中国人一直有着近似痴迷的执着,上海人更是如此。清晨,大部分上海人开门第一件事就是跑小菜场,为一家老小一天的伙食选购食材。主妇们随手挎起一只篮,间或放上一只碗,用以盛放豆腐、酱菜等食品,这些都是没有外包装的,需要用容器来盛放。

以前老城厢里有三角地菜场的水发海味、鱼圆海鲜;福州路菜场的猪内脏,菜市街的家禽野味、鱼翅海参,大自鸣钟菜场的牛肉,不少人会慕名前来购买。

图片 5

“清明螺蛳抵只鹅,小暑黄鳝赛人参,菜花黄时吃甲鱼,大伏天里吃羊肉。”

1964年外国友人参观上海三角地菜场

03

20世纪初,工部局对三角地菜场进行大规模改造,将原有的木结构建筑拆除,在原址上重新建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新建的菜场共三层,底层主要卖蔬菜,二层主要售卖鱼肉类副食品、罐头包装食品和农副产品等,三层主要出售点心和小吃,楼层布局明确。屋顶中部设计了天棚,自然光线穿透后能照亮菜场的底层。

转载文章请后台回复:转载

图片 6

图片 7

在新形势下,为满足城市的飞速发展,老菜场开始相继变身,旧貌换新颜。西摩路菜场是老上海规模较大、品牌响亮的菜场之一,建于1928年,1946年后更名为陕西北路菜场,以供应西式菜闻名,1993年,为了对南京西路地区进行综合改建,故而被拆除,取而代之的便是现在的中信泰富广场,该地块也成了极富魅力的商家理想之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