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拆二代”,不是“富二代”

我们会因为老房老街的拆迁而怅然,也为青岛发展的新面貌而欢喜。

想想,都很香。

          人的回忆啊…..

现在生活圈没太变,也是要坐几站车,到洛阳路转一转,逛逛夜市,到青科大看一看走一走。

有时,走在北京狭窄的胡同里,不同繁华大道的是,两旁的树木簇拥着悠长的巷子,越走巷子越深,家家亮起灯光。还有,路过家属楼时,飘过的葱花香,总感觉这里才是家的味道。可寻啊寻,却发现没有一处隅角属于你。

         
九月,上大学之前,我随家人去了趟姑奶奶家。原来,姑奶奶与姑老爷俩人守着老宅和酱油店。老宅也有着几十年的历史了吧。在我的印象里,自打我出生起,我们一家就暂住在姑奶奶家–两层小平房,近六百平米,有着十家租客,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却有着相同的梦想,为了自己的发展,进了城。现在,老宅已成平地,酱油店也不复存在。我听爸妈说,姑奶奶和姑老爷俩人原来有着一家小吃店,后来子女成家立业之后,两位老人便不再为生计奔波,在自己家面前开了家酱油店。闲暇之余,与爱好象棋的人来几局,甚好啊。可现在,两位老人正住在几年前儿女为自己购置的养老房里养老。可这忙惯了的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清闲!我清楚的记得,两个月前,姑老爷几乎每天都会去老宅遛一遛,不舍啊,一辈子呢!

图片 1

05

        房屋征收,没那么高大上。徒有伤感。以及落魄。

走在校门口,看到那些推着小车卖烤冷面、羊肉串的商贩,还是同样的走不动路。

每次回去,都会去看你。尽管现在已经长满了草,门口的电线杆依旧林立,但还是会从中寻找些记忆。比如:重新发芽的枣树、再次开花的夜来香。

          人心也有根。

责任编辑:

家里拆迁已将近半年,我们总在不时的想念那个小院子,西南方位临近大路,还有一片在炎夏时,蝉鸣涌起的小树林。

         
搬家后,无论来城里办什么事,我们都忍不住从原址经过。直到那天晚上,我们去二姨家,途径原址,是的,一片废墟。那时,我们的心里,只是咯噔一下,思绪万千。可谁又曾知道,那废墟下曾经的”辉煌”。我们满满的回忆,也只剩回忆。搬家前,住在二楼的爷爷还来我们家做客,看着我们家乱七八糟的场景,感叹了一句:“这好好的家啊!”我们也只是苦着脸笑了一下。机器一推,推倒的不只是房子,还有一颗颗只想过平静生活的心。残砖碎瓦之下,还埋藏着一颗颗破碎的心。

网络上甚至有“嫁不到富二代,还有拆二代”这样的戏言。

拆迁前一天,家里被搬的乱七八糟。以前总招待重要客人的八仙桌,摆在院子中间,任风吹雨淋;爷爷亲手编制的小筐仍在角落;暖壶、镰刀、水缸等这些陪伴我们的老物件,搬到一个新环境时再也不需要。

       
我家原是单元楼。早在今年初,邻里间就传开了房屋拆迁的消息。在这之前,我爸妈还期盼着,这房子在六七年后再拆,那时,我弟已考上大学,同时也有一笔拆迁款进户。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RRR

大城市的楼很高,高到听不到小贩的叫卖声;大城市的楼很干净,净到体验不到在草地捉蚂蚱的乐趣;大城市的楼很密,密到拉不近人们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房屋征收是为了配合城市的发展,是硬性规定。可这人心啊,是软的。

互相认识的人还是在一个小区,还是可以下楼一起聊天,遛弯。

尽管分散各地,邻居爷爷会骑很远的车,来找爸爸聊天。偶尔在集市上遇见好久不见的大娘,还会大老远地打招呼。

         
于我家,家庭地址上的变化,带来的不只是不方便。一个高耸的建筑–带有盘龙的圆球,是我家乡的象征,围于此的是一个环形柏油路。不得不说,我最害怕的就是过这条马路,因为我看不懂这红绿灯的意思,当然,即使我看懂了,我守了交通规则,可并不代表别人和我一样听话,这也是为什么,这条环形柏油路是车祸频发的事故地点。而以后,进城购置物品,必经这条路。

我们那里,交通不是很方便,有一个小夜市也要做几站车去。

为了在小院子再多呆一夜,弟弟说:“我们今晚再在东屋的炕上睡一夜吧”。没有席子,没有被子,到处都布满了灰尘,再也不像个家的样子。

       
今年六月,我们搬家了,还带着一笔少的可怜的拆迁款。这也就是那所谓的”拆迁会拆富一批人,同时,也会拆穷一批人”,我家属于后者。这点拆迁款,根本不够在原地市购置一套等面积的房子。所以,我家便在城南数百米的地方买了一套产权差强人意且面积不足百平的房子。这是我家人的决定,深思熟虑的决定。如此,我家便从城里搬到了城外,从城里人变成了乡下人。

对于拆迁,我体会最深的是,我父亲和姑姑的关系。

04

         
我也深刻的体会到了一年前姑姑一家的心情。那时,姑姑家拆迁了。不,是又拆迁了。我印象里,在我很小的时候,姑家是平房,后来旧城改造,拆迁了,建成了规模不小的滨河小区。十年后吧,因为城市发展的需要,只有六层的滨河小区难逃被拆的命运。表弟拉着姑姑说:”我们去三号楼看看吧,今天推楼了”。被姑姑拒绝了。这不是无情,是不敢去,不忍再出现。

对于拆迁,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等到冬天,摆在院墙上的仙人掌开出洁白的花。还有,下雪后的你,被银装素裹,漂亮极了。尤其过年下雪时,很早被爸爸叫起来,为你打扫,然后我们再吃顿热腾腾的饺子。

       
这样的安置,于我,很合理。我今年已考上大学,回家次数变少,以后嫁了人,回家次数会更少
。房产什么,我并没有兴趣。而且,这地市的房子,也没多大价值。

跟小伙伴点上一大碗麻辣烫吃,吸溜吸溜地吃完,出去逛一逛,慢慢走回家。

当时,政府通知3天全部拆完,找临时住的地方、搬东西等成了村民要赶紧忙碌的事情。他们没有时间拍照留念,没有时间重温曾经的家庭团聚……

        我经历过一次房屋征收,自那时,我理解了,家。

然而“一夜暴富”的降临,对于“拆二代”而言,是否就真意味着走上人间巅峰,生活已发生翻转,再无烦恼忧虑可言?

当我给他说话时,看到他晕红的眼眶。他对我说:“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老人,还是希望有个自己的院子,多方便,不愿意住楼”。

01 搬迁之后,生活条件改善了

图片 2

03 拆迁后,没了温情。

一铲又一铲,一波尘粒未散又起。

图片 3

邻居爷爷说:“拆迁得xia(山东方言,浪费之意)不少东西!”

姑姑就觉得不公平,觉得分少了,隔三差五来找我爸吵架。

弟弟说,好想再看“你”一万遍,谨记于心,留住思念。

图片 4

拆迁当天,天气阴沉,从村东到村西2个挖掘机开始拆。

02 搬来搬去,生活没什么变化

要很久才能排到的村民,早已都在等待。看着挖掘机一下推倒住的几十年的家,有人欢喜有人忧。

大家总说,一片旧楼倒下去,一群富豪站起来,而成长在这些家庭中的“拆二代”也成为一个热词。

黄昏时分,家家的烟囱燃起,邻居家奶奶蒸的菜包子飘香。吃完饭后,大家聚在村头一起乘凉唠嗑,谈谈各自的子女最近的状况,亦或是方圆几里的谁家姑娘该说婆家了……聊的尽兴时,有组织者会吆喝大家一起玩扑克或麻将,犬吠声、树叶婆娑声、菜园子、吆喝声等,都成为一个村庄最温馨的元素。

@耳东陈

03

我家是长沙小区回迁的,生活习惯上来说没有变化,生活圈还是那么大。

为了能赶上拆迁的最后时刻,我决定请假回家。记得在火车上,透过车窗,看到一排排的村落,它们被四周的田地包围,似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图。

从小到大,我对于“我是山东头人。” 这个身份,都觉得没什么特别的。

小院子,想给你说个“迟到的再见”。

路上会看到卖肉串、卖臭豆腐的商贩,一闻到香味就走不动路。

从接到拆迁通知,就一直心情很低落的大爷,来回走动着,从这头到那头。

我家有两套老房,拆迁分了四套,我家要了两套,一套给老人住,一套我们自己住,剩下的两套换成了拆迁款,几家人平分。

等到春天,枣树绿叶再萌发,你还会看到我们期盼吃到新鲜枣的样子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