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喀琉斯和河神斯卡曼德洛斯的战斗

当逃亡的特洛伊人在敌人的追击下来到斯卡曼德洛斯河时,他们分成
两部分。一部分人朝着特洛伊城的方向逃去,这里是赫克托耳昨天取得胜利
的地方。赫拉降下一片浓雾,阻止他们继续逃跑。另一部分人跃入湍急的河
水。他们犹如飞蝗一般在河里挣扎,整条河流拥挤着战马和士兵。这时阿喀
琉斯把长矛靠在岸旁的一棵柽柳树旁,只是挥舞着宝剑,追杀特洛伊人。一
会儿,河水被鲜血染红了。他像一头巨大的海豚一样,在河湾里横冲直撞,
吞食所有被它遇上的小鱼。他的双手因砍杀过多而麻木时,还活抓了十二个
没有淹死的年轻的士兵。这些人将被用来献祭给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
阿喀琉斯又一次冲到河里去的时候,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正好从
水里浮上来。阿喀琉斯看到他,不由得愣了一下。从前在一次夜袭普里阿摩
斯的果林时,吕卡翁被阿喀琉斯捉住。他被送到雷姆诺斯岛,卖给国王奥宇
纳奥斯为奴。后来,他又被卖给印布洛斯岛的国王厄厄提翁。厄厄提翁把他
带回阿里斯柏城。吕卡翁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乘人不备逃走了,只
身回到特洛伊城。他摆脱奴役生活才十二天,现在又第二次落在阿喀琉斯的
手里。 阿喀琉斯看到他时,疑虑地自言自语:“真是奇迹呀!我把他卖身为奴,
他又在这里出现了。那些被我杀死的特洛伊人一定也会从黑暗的地府里爬回
来的。好吧,让他尝尝我的滋味!”阿喀琉斯还没有动手的时候,吕卡翁爬
过来抱住他的双膝,说:“阿喀琉斯,请可怜可怜我吧!我曾经得到过你的
保护!那时我使你得到一百头公牛,现在我愿给你三倍的赎金!我回到家乡
才十二天,受尽了长期的奴役之苦。想必宙斯仇恨我,又使我落在你的手里。
可是,请你别杀死我。我是普里阿摩斯和拉俄托厄所生的儿子,不是赫克托
耳的母亲赫卡柏所生的儿子,杀死你的朋友的人是赫克托耳。”
阿喀琉斯皱了皱眉头,用无情的口吻回答说:“你这个蠢才,别跟我提
及赎金!帕特洛克罗斯没有死之前,我愿意饶恕任何人。但现在任何人我都
不放过!这回你也得死。帕特洛克罗斯比你勇敢得多,他不是也被杀死了吗?
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死在敌人的手里!”吕卡翁听到他
的话,就伸开双臂,静静地让他刺死。阿喀琉斯拖着死者的脚,把尸体扔进
湍急的水里,并且嘲笑般地叫道:“我想要看看,你们常常献祭的河流会不
会把你救活!”
他的话激怒了暴躁的河神斯卡曼德洛斯,他本是站在特洛伊人一边的。
他变成人的模样从河里冒出来,朝着阿喀琉斯大喝一声:“珀琉斯的儿子,
你丧心病狂,行为残暴,有悖人性!河里填满了死人,湍急的河水几乎不能
顺畅地流入大海了,你快点滚开!”
“你是一位神衹,我听从你的话,”阿喀琉斯回答说,“可是,只要特洛
伊人没有被赶回城里,只要我还没有跟赫克托耳较量一番,我是不会停止屠
杀特洛伊人的。”说着他朝逃跑的特洛伊人追去,把他们赶进河里。当特洛
伊人纷纷跳进河里逃命时,阿喀琉斯忘记了河神的命令,也跟着跳了下去。
河流突然愤怒地暴涨起来,河水上涌,翻起混浊的波浪,将死尸全都推上河
岸。急流猛烈地冲击着阿喀琉斯的盾牌。他摇晃着身体,紧紧地拉住河岸上
的一棵榆树,竟把树连根拔起,他攀援着树枝才回到了河岸上,然后在原野
上飞奔。河神咆哮着从后面追上来,并赶上了他。他试图抗抗巨浪的袭击,
可是河水铺天盖地涌来,把他冲倒在地上。最后这英雄只好向上天哀诉。“万
神之父宙斯呀,难道就没有一个神衹可怜我,并救我逃出凶暴的河流吗?我
的母亲骗了我,她曾经预言,我是被阿波罗的神箭射死的。但愿赫克托耳把
我杀死了,但愿强者死在强者的手上!可惜我现在却要在波涛中丧命!”
他正在悲号的时候,波塞冬和雅典娜化身为凡人来到他的身旁,握住
他的手,安慰他,因为命中注定他不会在河水中淹死。两位神衹在离开之前
救助他,雅典娜赋予他神力。他纵身一跳,跳出了波涛,又落在平地上。可
是,河神斯卡曼德洛斯仍不罢休,他卷起巨浪,并大声召唤他的兄弟西莫伊
斯。“快来,兄弟,让我们合力制服这个强人。否则,他在今天就会摧毁普
里阿摩斯的城池!来吧!帮我一把,召来山中的泉水,鼓动一切湍急的溪流,
掀起你的狂涛,将巨石冲到这里!让他的力量和铠甲不起作用!”他说完,
就咆哮着向阿喀琉斯涌来,水花、鲜血和尸体搅和在一起扑向阿喀琉斯。不
久,西莫伊斯的河流也奔涌过来,声援河神,汹涌的波涛淹没了阿喀琉斯的
头顶。 赫拉看到她的宠儿受难,惊吓得叫喊起来。她立即喊来赫淮斯托斯,
对他说:“亲爱的儿子,只有你的火焰才能与河流对抗。快去援救珀琉斯的
儿子;我自己也从海上吹来西南风,煽起熊熊的火焰,焚烧特洛伊人。同时,
你要放火燃烧河边的树木,把河水烧干!希望你不要在威吓和利诱面前后退。
只有大火才能避免这次毁灭!”赫淮斯托斯听从她的话,煽起了火焰,整个
战场燃烧起来。首先火焰焚烧了所有被阿喀琉斯杀死的士兵的尸体;然后,
火焰烘焦了原野,止住了汹涌的急流。河岸的榆树、柳树、柽柳和草丛都燃
烧起来。河中的鳗鱼和别的鱼类惊恐地翕动着鳃帮,喘息着寻求清泉。最后,
河流也成了一片火海。河神斯卡曼德洛斯呻吟着从河底钻出来说:“火神呀,
我不想和你作战,让我们休战吧!特洛伊人和阿喀琉斯的纷争跟我有什么关
系呢?”他呜呜咽咽地祈求着,而他的河水已在沸腾,如同热锅上的油一样
吱吱作响。最后,他又转身向万神之母哀求:“赫拉,你的儿子赫淮斯托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